5G抓住了就是机会,抓不住就是挑战

发布时间:2019-04-09 10:03

访问次数:

字体大小:

 当前,全国上下对于5G发展空前关注,针对5G与我国经济发展关系、该如何把握5G发展节奏、5G技术产业是否准备就绪等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中小企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马源在接受《人民邮电》报记者采访时认为,5G将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5G发展抓住了就是机会,抓不住就是挑战,5G技术产业已准备就绪,运营商可能会适时调整5G部署进程。

    5G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5G是数字经济时代的战略性基础设施。从国际社会看,主要国家正加快部署5G网络,以支撑经济社会各个领域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进而为经济发展开辟新的增长源泉并重塑现代经济体系。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加快5G商用步伐,吹响了5G商用的号角。

    马源认为,从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角度来讲,5G的重要意义主要体现在:

    第一,抢占网络信息技术产业发展制高点。过去的历史经验表明,首先将新技术投放市场的国家或企业都从中获得了大部分经济利益,通过加快构筑5G等新型基础设施,将有助于建设无缝连接的移动社会,推动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联动发展,获得先发竞争优势。

    第二,丰富要素资源体系。基于5G网络的各类连接和应用将产生源源不断的海量数据资源,这些数据资源日益成为数字经济时代除土地、资本、劳动力之外最为关键的战略性要素,有助于加快建设数据资源大国。

    第三,培育壮大新经济新动能。通过释放5G卓越的网络能力,有助于激发创业创新,孕育新业务、新业态和新模式,加快数字产业化进程,为经济发展提供新引擎、注入新动力。信通院研究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2025年,我国5G商用直接创造的经济增加值达3.3万亿元。

    第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作为通用技术,5G与实体经济融合将加速各垂直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特别是与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协同使用后,将使企业变得更加智能、生产制造更加精益、供需匹配更加精准、产业分工更加深化,最终大幅提高经济发展质量。

    抓住了就是机会,抓不住就是挑战

    当前,各国正纷纷加快5G商用步伐,不难看出,5G发展与国与国之间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竞争有明显的正相关关系。

    对此,马源详细阐述说,从移动通信发展演进来看,网络技术突破、网络设施更迭和业务应用创新三者交相辉映,衍生出参与主体更加多样、应用场景更加多元、产业规模更为庞大的移动产业生态系统。美国国会研究局2019年1月发布的《第五代电信技术:提交给国会的问题》报告显示,美国在4G的领先地位给经济带来了近1000亿美元的增长,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消费者利益。对于5G也不例外,从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预测来看,到2019年年底,全球预计有17个国家部署5G服务,到2020年,全球超过五分之一的市场将推出5G网络,可以说主要国家在争相部署5G网络,以抢占5G发展红利。

    在这一轮科技竞争中,按照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的分析报告,中国、韩国和美国在5G技术上处于全球前列;德勤在2018年8月的《5G:领导未来十年的机会》报告中也指出,美国、日本和韩国在5G准备方面都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没有一个国家达到与中国同样的程度;GSMA的研究也显示,随着新技术快速向亚洲迁移,亚洲可能成为5G领头羊。

    可以说,在当前5G竞赛中,我国处于非常难得的有利位置,巩固这一有利位置并将其转化为科技和产业竞争优势,首先是尽力避免在商用进程中掉队。实际上,5G发展除了带动上游供应链的科技创新外,与各行业结合还会进一步带动云计算、边缘计算、虚拟/增强现实、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在下游领域的协同创新,抓住了就是机会,抓不住就是挑战。

    5G技术产业已准备就绪

    在我国产学研各界积极筹划启动5G商用之时,社会上也出现了一些声音,认为“5G与4G相比,技术上并没有大的突破,甚至是一种完全失败的技术”, 对此,马源认为这应该交由市场检验。

    他认为,每一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的更迭都伴随着能力的升级和使用场景的改变,前面几代移动通信技术侧重于数据传输速率的提升、业务应用类型的丰富和消费者使用体验的改善,尤其是4G技术的应用,让人们对网速快有了全新的体验,这也让人们对5G到底能带来多大变革产生不同意见。从国际电联对于5G的愿景来看,5G将以全新的移动通信系统架构,提供至少十倍于4G的峰值速率、毫秒级的传输时延和千亿级的连接能力,带来网络性能新的跃升。从5G标准化的推进进程看,国际标准化组织3GPP在2017年已发布了非独立组网的5G空口新标准,2018年6月又完成了独立组网的5G新空口和独立组网新标准,当前正在推进低时延等方面的标准工作,这表明产业界在技术标准层面已经达成了广泛共识,ITU的愿景正在产业链各方面的携手努力下得以实现。如果说与4G对比,业界已多次指出5G的侧重点是推进万物互联和加快生产领域的数字化进程,通过去年的“绽放杯”5G应用大赛,产业界已经感受到5G在工业互联网、车联网、智慧医疗、城市管理、照明等各个垂直领域的应用潜力。至于潜力能得到多大程度的释放,这主要取决于市场是否接受、是否解决了产业痛点,现在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去预见一项技术在市场上能否成功。

    但总的来说,5G技术已准备就绪,5G产业已处于商用的门槛。

    5G经济外溢效应要远超自身

    如今,5G发展已是大势所趋,但如同历代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初期一样,越在这种应该大力投入的紧要关头,越有各种争议,比如有人认为,目前5G应用模式尚不清晰,应谨慎投资;也有人认为,只有加大投资先建好5G网络,才能催生众多创新型的业务和应用,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等应用场景才跑得起来。

    马源介绍说,纵观过去20多年的发展历程,在每一代移动网络部署使用之前,产业界往往都会对未来的应用场景进行前瞻、规划或展开畅想,也出现过关于“杀手应用”到底在哪里、商业模式是否清晰、企业投资是否值得等诘问。但过往的发展实践表明,一旦网络设施部署到位、通信能力得以增强,各类创新要素如人才、资金等在市场力量的引导下,就会争相涌入移动通信产业,很多预料之外的场景、业务或产品随即被挖掘出来。比如2G时代的短信业务、增值应用业务,3G时代的智能手机和移动App,4G时代围绕人们衣食住行的各类新业态新模式等。

    所以,马源认为,在技术日新月异、业务创新活跃的移动通信领域,未知要远远大于已知,要想提前规划未来的业务创新和商业模式,基本上是不现实的。目前,主要国家5G网络部署在即,关于5G应用领域的讨论、疑虑和担心再一次浮现,这并不奇怪。需要谨记的是,5G网络是信息基础设施,而基础设施普遍具有基础性、先导性、战略性等特征,其经济外溢效应要远超过网络设施自身,这也是在基础设施层面需要国家超前规划、提前部署的根本原因。而对基于5G网络的各类业务应用创新和商业模式,则应由市场来选择、市场来决定,政府要考虑的是如何构建有利于创新、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激发各类主体的创新积极性,如通过创新试验、市场试错与各垂直行业相融合、相嫁接,进而形成富有市场活力的5G生态系统。

    运营商可能会适时调整5G部署进程

    马源认为,5G网络如何部署是各国运营商需要考虑的一项重大决策,它既涉及全球5G技术标准化进展、产业链端到端成熟度、设备性价比等上游因素,还与各家运营商对普通消费者的需求研判、垂直行业潜在应用场景分析等下游因素相关。

    具体到国内而言,业界认为三家运营商在财报发布会上透露今年的5G投资额低于社会预期,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理解:一是在3G、4G时代发达国家普遍启动比较早,我国到2009年发放3G牌照、2014年发放4G牌照时,全球设备产业链已非常成熟,设备性价比也比较高,电信业务运营也有较多经验,当时国内运营商已取得3G或4G牌照,就大规模部署新一代网络,以抢占市场竞争优势。但在5G网络部署方面,我国几乎与国外同时起步,就需要考虑产业链成熟度、应用场景选择、优先部署区域等,总体上相对前几代技术要审慎一些,国外也有类似情况。二是从牌照发放进度看,今年1月10日工信部负责人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将加快5G商用步伐。在若干个城市发放临时牌照,使大规模的组网能够在部分城市、热点地区先实现。从这个意义上讲,5G部署策略不是全网铺开,而是根据牌照和市场需求逐步推进。三是从市场经营来讲,我国电信运营商在过去十年投入巨资打造了3G网络、4G网络,每年的投资额占其收入比例都在30%至35%之间,而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这一比例则维持在10%至15%之间,我国持续的大规模、高强度投资带来了设备容量过剩、利用率下降(如我国移动交换机端口利用率从2014年年初的63%降到2018年年底的46%,同期我国固定宽带接入端口利用率也从53%降到46%),也带来了折旧负担和资产减值压力。面对5G总投资额比4G还要更高的情况,有必要从频谱搭配、与4G网络的协同、融资安排、投资节奏等方面做出科学合理的安排。总的来说,5G投资是电信运营商在当前做出的阶段性决策,随着全产业链日益成熟、牌照正式发放以及各垂直行业日益拥抱5G技术,在市场力量驱动下,运营商还可能适时调整网络部署进程。

    政策支持推动5G加快发展

    马源介绍说,从全球关于5G政策的研讨来看,在加快5G发展方面,需要政府协调推动解决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改革烦琐的频谱分配机制,加快频谱规划和重耕进程,并以可负担起的价格将频率配置给运营商;二是降低网络建设成本,5G网络要达到与4G类似的覆盖效果,就需要更多的小蜂窝及站址,在这方面仅靠运营商与物业产权单位、公共设施运营单位谈判、协调,其难度大、成本高、时间不可预期;三是5G网络投资额巨大,融资压力比较大,从2G到3G再到4G,电信运营商的盈利能力不断下降,如何降低融资成本、解决投资资金来源是个突出难题;四是加快新业态的监管制度创新,因为5G与垂直行业融合后,会产生大量融合性新产品或新应用,如业界普遍认为车联网、无人驾驶是一个备受关注的应用场景,但无人驾驶涉及车辆标准、认证制度、道路管理、交通法规、准入许可、驾驶资格管理、安全管理等一系列新问题,一旦监管制度改革进度跟不上创新需求,很多5G创新应用就难以商业化。

    除此之外,在5G网络建设方面,重点是为海量基站的寻址提供便利,如做好规划,协调路灯、电杆等设施用于安装基站,并提前做好电磁环境安全、向群众做好宣传解读等方面的工作;在业务创新方面,要本着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态度,加强跨部门的政策协调,在守住质量和安全底线的情况下,允许各类新产品或新应用试一试、看一看,为新经济发展提供更多呵护和包容。特别需要强调的是,5G与垂直行业的结合还产生了海量蕴含高经济价值的生产性数据,对于这些数据如何界定、如何利用、如何保护等,各方还存有不少疑虑或困惑,在这方面相关部门还要未雨绸缪,进一步加快建立健全数据资源的综合治理制度。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