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府资讯 > 媒体关注

  •   浙江在线3月23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严粒粒 蒋守洋) “这部电视剧拍得好,拍出了义乌人民的精神,拍出了当年的真实情况!请代我向剧组表达感谢!”一位耄耋老人紧紧握住记者的手,激动不已。
      老人叫谢高华,他说的这部电视剧便是热播的《鸡毛飞上天》,而剧中“谢书记”的原型便是时任义乌县委书记的谢高华。在电视剧播放过半时,记者赴衢州专访了这位老人。
      “电视剧里说义乌人多、地少、田薄,很穷,是对的,义乌出红糖,‘鸡毛换糖’是清朝乾隆年间就传下来的营生。”30多年前的往事,86岁的谢高华记得清清楚楚,“鸡毛鸭毛鹅毛换糖喽!”剧中人物陈金水冰天雪地中的一阵吆喝,拉开了电视剧的第一幕。这一幕,谢高华也曾巧遇。
      那是1982年农历新年,谢高华在义乌等待正式任职。“咚咚咚。”伴着门外一阵拨浪鼓声,他家的门被敲开了,寒风中立着一位瑟瑟发抖的挑担货郞。他希望能用红糖从别人手上换得一些鸡毛、鸡内金。
      人家过大年是欢天喜地,为什么义乌货郎却在寒冬腊月里走南闯北、翻山越岭,深一脚浅一脚地挨家挨户用糖换鸡毛?谢高华赶忙将货郎拉进家门,递上热茶。问清原委后,他真切感受到了义乌人民的苦衷与勤劳。“因为只有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才会杀鸡,鸡毛才多啊……”谢高华说,这些细节在电视剧里都有,说明导演是下了功夫的。
      “做干部要尊重老百姓的意愿,一切从实际出发。”谢高华说,当时有人认为“鸡毛换糖”就是“投机倒把”,他在田间地头实地调查几个月后认为,“鸡毛换糖”赶不跑,为什么?因为老百姓要生存,市场也需要啊!他惊喜地发现,义乌百姓有经济头脑,懂得以物易物,将鸡毛制成工艺品或做肥料;义乌百姓肯吃苦,虽然赚的都是几分钱的蝇头小利,却依旧不辞辛劳。“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是义乌的一大优势啊!”
      谢高华说,正像电视剧所讲述的那样,之后义乌允许农民经商,允许长途贩运。1983年,义乌贷款57万元建设摊棚式小商品市场。1984年12月,谢高华调任衢州。义乌的小商品城之路开始了。
      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去年,义乌人为谢高华送上“鸡毛飞上天,谢公情难忘”10个大字。
      临别前,谢高华再次握住记者的手不断重复:“要多写义乌人民,是他们的勤奋刚正、诚信包容创造了奇迹。” [全文阅读]
    2017-03-24 10:14

  •   2016年,浙江省义乌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把情势波动期视为机遇期,积极转变观念,强化作为。2016年快速实施全市“一网三性四中心”环境执法工作,即全面结合镇街,深入精细网格化监管;注重流域性、区域性、行业性三大特征,统筹谋划执法;围绕“五水共治”、大气污染防治、“低小散乱”行业整治、护航G20四个工作重心,主动出击,强化与公检法等部门联动。以时刻保持昂扬的战斗精神,发扬担当有为、勇立潮头、能打胜仗的环保铁军作风,实现义乌全市环境执法工作从“捉襟见肘堵漏洞”向“精准发力谋实效”的转变。
      据统计,2016年义乌全市共出动检查人员1.5万余人次,检查企业1.4万余家,查处环境违法案件712起,处罚款1800余万元;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环境违法犯罪案件48起,48人被公安部门采取强制措施;开展“春雷斩污”、百日专项行动、畜禽养殖行业整治等各类专项执法行动34次;依法关停取缔丝网印刷、压痕覆膜、模具加工、饰品翻砂、激光切割等低小散乱加工企业1087家。
      深入“一网”:做细网格化监管,借力镇街实现精准打击。义乌市自2015年12月起实施环保网格化监管,环境信访案件转由镇街网格人员进行前期调处,环境监察大队负责指导与重要信访案件的调处。借力镇街属地管理以来,环境执法工作压力得到了一定缓和:一是信访量骤减,2016年该市环保局收到环境信访2305起,约为2015年的1/2,有效提高了大队执法工作效率,提升办案成效;二是实现精准打击,建立与镇街网格的信息互通机制,及时掌握企业动态实现“精准打击”,同时实现“三个迅速”,即:迅速熟悉情况,开展调解;迅速展开工作,打开局面;迅速展示形象,树立风范;三是疑难信访化解有方,建立疑难信访化解机制,对群众关注、影响面广的环境信访由大队联合镇街共同调处,借助镇街对情况的全面把握及矛盾调解经验,结合大队执法的专业性,强强联合迅速化解群众矛盾。
      针对“三性”:通盘谋划集中作战,直查快办突显精准效能。针对区域性、流域性、行业性等特征,由点及面举一反三,深入剖析通盘谋划,对重点对象展开集中作战,直查快办体现执法效能。
      结合区域性,如在整治北下朱激光切割行业时,集中人员面上铺开,一上午关停取缔违法企业23家;在发现鑫淼真空镀膜厂违法排污后,联合上溪镇对工业区内60家企业开展全面检查,立案查处13家;G20峰会专项行动期间,对市火车站周边区域、火车站至周边县市主要道路、180家涉气A证企业开展巡查。
      结合流域性,如排查廿三里街道前溪、后溪周边涉水企业,一天内检查流域内企业49家,立案查处12家,责令整改17家;在发现东青溪溪水异色后,立即联合公安等部门对上游苏溪镇范围内数百家企业开展地毯式排查,三天内立案查处18起,其中行政拘留2起,刑事拘留1起。
      结合行业性,如接到景福宫烟囱冒黑烟投诉后,对全市洗浴场所开展锅炉废气整治行动,立案查处5家;抽调力量开展洗衣洗浴行业集中整治和“回头看”专项检查,期间共检查1180家洗衣洗浴店,并针对性建立“一店一档”,责令整改208家;联合义亭镇等6个镇街全面排查义乌市55家生猪养殖场,立案8起。
      围绕“四中心”,工作、服务环境综合整治大局。围绕“五水共治”,联合9个镇街对重点区域、重点流域、重点行业的涉水环境违法行为进行“拉网式”排查整治;在义乌独有的榨糖时节,联合农合联组织全市78家榨糖企业召开榨糖灶烟气治理现场会;强化科技应用治理工业废气,超额完成印刷、涂装等重点行业60家挥发性有机废气整治;定期安排执法人员开展辖区巡查,劝导制止数百起垃圾焚烧、秸秆焚烧行为;围绕“低小散乱”行业整治,先后联合各镇街、部门对向阳社区等有机更新区域或“低小散乱”集中区域进行集中整治;配合全市模具整治,对环境污染隐患突出的模具企业进行专项整治等。
      强化公检法环部门联动,实现并肩作战。完善行政刑事案件“双移送”制度,发现涉嫌犯罪且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环境污染违法行为,及时移送公安局法制部门,并抄送检察院备案,必要时申请公安与检察院提前介入。扩展环保公安联动范围,对非法倾倒废弃物等不能依照《环保法》采取强制措施的恶意违法行为,依照《治安管理法》进行移送;加强与公检法部门的协作配合,2016年共联合开展危险废物执法检查、畜禽养殖行业整治等专项行动14次,办理移送公安案件48起,同比增长20.5%。 [全文阅读]
    2017-03-24 10:12

  •   乌3月22日电(严格 奚金燕 张煜欢)三月的义乌,春寒料峭,而在离市中心不远处的一座“城中之城”,却熙熙攘攘,询价声、叫卖声此起彼伏,平添几分喧嚣。
      这里是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营业面积超550万平方米,汇集7万多个商铺,经营180多万种小商品,商品出口219个国家和地区。
      市场每一个摊位,停留三分钟,走完义乌市场需要一年半时间。
      当下,面对世界经济复苏疲软、电商崛起、成本上升“三重挑战”,义乌市场如何保持“常青”,愈发引人关注。
      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董事长朱�F日前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候表示,近两年来,义乌小商品城对内打造四大平台,对外加快市场输出,内外兼修巩固了核心优势。从经营数字看,2016年共发出58万个标箱货物、商位出租率达96.3%、摊位转租价平稳,总体保持了平稳发展的态势。
      重新洗牌 东边不亮西边亮
      走进义乌小商品城,只见客商往来如织。不远处,一块巨大电子屏幕上,实时滚动的物流数据,提醒着人们。
      朱�F并不否认,这两年义乌市场变化的确很大,也有部分经营户反映经营状况不理想,主要体现在“热销行业”的转移:过去,饰品行业是“当家花旦”,这两年饰品生意明显没有以前那么好做了。但从全市场来看,饰品下去了,餐厨五金又冒上来了,势头很猛。
      朱�F将此归结为“东边不亮西边亮”,“义乌市场涵盖56个行业,此消彼长,所以总体来说还是保持一个平稳发展的态势。”
      朱�F快速报出了一系列数据:2016年发出58万个标箱、商位出租率达96.3%、摊位转租价平稳。在他看来,这三个数据无法掺杂水分,是衡量市场繁荣的三个“硬杠杠”。
      义乌小商品城 商城集团提供
      商位出租率达96.3%,创下近年新高。
      另外根据义乌统计数据,2016年中国小商品城成交1105.8亿元,增长12.6%。
      朱�F认为,目前义乌市场发展压力主要还是来自于世界经济环境。当下,世界经济复苏疲软,对于外向度极高的义乌市场而言,无疑是一种冲击。如何突围,关键还需要内外兼修。
      修好内功 打造四大平台
      很多人都会问朱�F:电商来了,市场怎么办?
      事实上,对于义乌小商品城而言,电商绝非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走访过程中,不少经营户表示,现在有部分海外订单已经转移到了线上。
      “电商给义乌市场带来了好处。因为义乌有市场,有全世界最集中的货源,有最广泛的销售渠道,有最高效的物流体系。”朱�F笃定地说道。
      数据显示,2016年,义乌电商交易额总额1770亿元,同比增长17.14%,全年快递已经超过10亿件。义乌内贸网商密度位居国内第一,外贸网商密度国内第二。
      而网商的货源,绝大多数来自义乌市场。
      “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与电商在竞争中合作。”朱�F表示,目前,义乌小商品城正在打造数据电商平台、文创平台、“一站式”金控平台及新型供应链平台,“都是聚焦于线上。”
      数据电商平台是义乌迫切需要的。经过30多年的发展,义乌市场沉淀了海量的信息数据资源,但是目前还无法形成大数据链。朱�F希望,通过互联网大力整合线上线下市场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为市场经营户掌握市场供需变化、主动对接匹配目标采购商提供数据支撑。
      目前商城集团旗下的“义乌购”已经上线,所有市场经营户的数据开始在平台上沉淀。
      在布局线上的同时,朱�F表示,还要在线下发展增量产业,保持义乌的核心市场地位。而进口市场,就是一块蓝海。
      “伊朗的商人来义乌采购中国小商品,顺便还可以带点日本、韩国的东西回去。”说到这里,朱�F显得有些振奋,“一个人的生意是小的,但是义乌不嫌小,一点一点汇聚起来就很大了。”
      朱�F认为,进口贸易培育成熟后,在义乌这座世界“小商品之都”,一站式采购全球商品将不再是愿景,“买全球,卖全球”也不再是一句口号。
      义乌小商品城 商城集团提供
      提升外功 放眼全球走出去
      改革开放之初,义乌市场张开双臂迎接世界;当下,随着新一轮国际产业分工调整,义乌市场需要迈开步子走向世界。
      “一个是制造的输出,一个是市场的输出。”对此,朱�F思路清晰。
      近年来,义乌不断加快走出去步伐,开展“市场万里行”等活动,在日本大阪、阿联酋迪拜等国内外数十个地区举行推介会,推广义乌市场和义乌商品。
      同时,作为义乌市场网上平台的“义乌购”也开展“合计划”,积极推动市场销售和展示窗口前移,与澳大利亚、日本、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开展合作,促进义乌市场与外地市场、境外市场的无缝对接。
      此外,义乌市场还利用自身品牌优势,将义乌市场成功的管理理念、管理方式、信用建设等与义乌的小商品一起,“打包”成为代表义乌市场发展模式的“金牌产品”,为其他市场提供参考和借鉴,并转化成为推动转型的强劲动力。
      如今,在“一带一路”愿景加持之下,义乌“走出去”步伐全面提速。2016年3月,地处“义新欧”沿线的波兰华沙分市场挂牌开业,成为义乌中国小商品城首个海外分市场。
      “义乌模式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匹配度非常高,带着企业走出去,还能解决当地就业,前景非常好。”据朱�F透露,最近很多东盟国家和义乌小商品城联系,随着中国传统制造业向东盟的梯度转移,他们急需与之配套的市场体系跟进。
      而义乌,毫无疑问是首选。
      “接下来,将重点布局东盟十国,借助东盟国家的区位、资源及劳动力等优势,因地制宜发展。”在朱�F的设想中,一个遍及海内外的义乌系市场网络跃然而出。 [全文阅读]
    2017-03-24 10:10

  •   华3月21日电(严格 奚金燕 张煜欢)近期,随着《鸡毛飞上天》的热播,女主角骆玉珠吸粉无数。剧中头脑灵活,敢于吃苦,甚至有点“泼辣”的骆玉珠,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了,义乌人敢为人先的勇气和特质。
      事实上,骆玉珠并非凭空捏造而来,她的原型之一正是义乌本地著名的女企业家――周晓光。
      从孤身离家的农家女,到走街串巷的货郎妹,再到身家过亿的女企业家……可以说,周晓光从无到有、从有到强的传奇人生,也折射出义乌市场变迁的三十年。
      当下,世界经济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时期。面对新一轮全球变革,义乌市场经受着挑战,周晓光也面临着考验。
      “义乌小商品市场永远都不会落伍,关键在于如何转型。”现在已经是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周晓光坦言,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全球贸易趋向数字化,如何打造全球数字贸易的“小商品之都”,应成为义乌未来发展的方向。
      义乌小商品城 王刚 摄
      聚沙成塔 小商品凝聚起大市场
      任何一部历史,不管以何种形式出现,最终都离不开人的历史,义乌市场的变迁也不外如是。
      改革开放之初,正是凭借着一股股义商力量,吃苦耐劳,敢梦敢闯,凝聚起了蜚声海内外的义乌市场。而周晓光正是其中之一。
      周晓光与义乌结缘于16岁的时候,孤身离家的她来到义乌火车站,开始了走南闯北讨生活;1986年,周晓光与丈夫再次回到义乌,在小商品城租下了摊位,卖起了饰品,一卖就是三十年。
      三十年间,周晓光将饰品摊子发展成了行业内首屈一指的集团公司,蜚声海内外。可以说,她见证了一个行业,一个市场,在一座县城里从无到有的辉煌。
      “那时候义乌大概有一百来万的妇女在做手工,很大一部分就是做饰品。那个年代,小小的饰品解决了大批人的就业问题。”周晓光说,不仅义乌本地,还带动了衢州、丽水等地的来料加工等产业。
      “薄利多销”、“进四出六”,是义乌市场迅猛发展的不二法宝。然而随着经济新常态的到来,“小商品市场会否受互联网冲击?”“义乌能不能跟得上时代的潮流?”种种问号,不时有之。
      在周晓光看来,义乌“薄利多销”的贸易模式永远不会过时,“量大就是我们的优势,量越大,物流成本越低,交易越便利,这是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优势。”
      因此,对于饰品行业整体的发展,周晓光依然充满信心,“饰品在整个小商品市场的交易额不一定是最大的,但人气还是最旺的,有4000多家的商户在卖,总体占到全国65%以上的销售量。好的一年能成交几千万。”
      但若剥丝抽茧,深层次的问题显然不能忽视。
      “不可否认,受多重因素影响,很多商户的确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周晓光坦言,随着市场结构、交易形式等发生变化,义乌小商品市场的转型之路迫在眉睫。
      转型,往哪里转?周晓光认为,关键秘钥就在于“发展数字贸易”。
      迎转型风口 发展数字贸易正当其时
      互联网时代下,全球化的整合已然不单单只依靠公路、铁路和海陆的连通,数字平台驱动的网路连接或将肩负起促进全球经贸往来和可持续发展的重任,成为新的通路。
      “义乌主要做出口,到了今天,还是跟过去一样,等别人来上门看是不行的,我们要改变传统观念,主动借助互联网工具推动贸易转型。”周晓光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义乌可以运用电子商务,发展数字贸易,构筑全球性的营销网络。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新光就搭建了行业内致力于全链条供应链整合的网络平台。
      然而,要打造全球数字贸易的“小商品之都”,并不能仅靠一家之力。周晓光认为,义乌应加快智慧市场建设,构筑高效信用数据平台;加快城市战略布局,打造国际商贸物流中心;加快大布局海外仓,大力拓展境外市场。
      此外,周晓光还认为,应加快数字贸易规则的制定,“一个是行业标准,一个是交易规则的标准。”
      周晓光举例道,现在全球有70%的圣诞树出自义乌,体量巨大,其实可以在每年年初在交易中心进行“众筹”,“如订到十万棵、二十万棵,价格分别是多少;提前三个月订、提前半年订,价格又是分别是多少……提前预购,可大大降低成本。”
      周晓光认为,如此一来,不光是贸易秩序,全国整个中小企业的生产秩序也将稳定起来,这就是数字贸易的魅力。
      对于未来,周晓光满怀期待,同样也不忘初心,“做数字贸易,最终离不开义乌市场的支撑。义乌小商品市场是一个窗口,慢慢会变成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服务全世界,但交易中心还永远会在这个地方,这永远都不会改变。”(完) [全文阅读]
    2017-03-24 10:09

  •   义乌3月21日电(记者 李婷婷 实习生 吴伟丽)近期义乌商人题材电视剧《鸡毛飞上天》热播,剧中义乌小商品市场第一代创业者“冯姐”也引起当地民众热议:这不就是当年当众堵住县委书记说理的冯爱倩吗?
      1980年改革开放初期,浙江义乌资源贫乏,穷得全国出名;历经30多年,义乌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崛起,成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
      “饿死不如打死。”近日中新网记者赴义乌采访,义乌小商品市场第一代创业者冯爱倩在回顾发生在1982年的“农妇与县委书记之争”时脱口而出这句话。
      这个事件也被当地媒体誉为“义乌市场的肇始”。
      义乌国际商贸城 王刚 摄
      经商被称为“资本主义的尾巴”
      改革开放之初,商品经济在国内逐步解冻。此时,义乌人开始提心吊胆地做起了贩卖日用小商品的生意。
      有5个子女的当地农妇冯爱倩就是其一。
      “家里加上孩子和老母亲一共8口人,我是独生女,靠在农村挣工分根本无法支撑生活。”谈起当年的情境,冯爱倩记忆犹新。有一次,她提着竹篮接连走访了七户邻居,都借不到米。“那是1980年,我正好40岁。”
      迫于生计问题的冯爱倩,从亲戚朋友处东挪西凑了300元,到外地的百货公司批些便宜的钮扣、鞋带、别针之类,拿到湖清门“偷偷”卖。第一天摆摊儿,除去成本、开支外,净赚了6元多,冯爱倩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湖清门一带慢慢聚集起20多个摆地摊的人,但按当时的政策,我们是不被允许的。”冯爱倩说,政府设了一个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搞自由市场经营,要被有关部门禁、阻、限、关。
      那是段至今回忆起还会让冯爱倩鼻头一酸的日子。被工商管理部门围追堵截、两箩筐的货压得她眼冒金星、坐火车只敢半夜从小站下车再摸黑回家……而且,当时在供销社上班的丈夫经常要被人说“你是社会主义,但你老婆是资本主义”,为此冯爱倩为了不连累家人还一度有离婚的念头。
      有一次,又有管理人员来没收货物,她立马用编织袋把东西裹起来,一口气跑了三里路,躲进一农户家厕所中,委屈地大哭。这位朴实的农妇想不明白,自己辛辛苦苦卖货挣点小钱,怎么就成了“资本主义的尾巴”?
      农妇“堵”住县委书记讨说法
      就在冯爱倩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时,时任浙江衢县书记的谢高华被调任义乌任职。
      那时是1982年3月,谢高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的老母亲对于他要到义乌满是心疼:“怎么会到那么穷的地方去呢?”
      谢高华对义乌的第一印象也是穷,“每到大年三十,别人在家里过年,义乌人就在外面鸡毛换糖。”
      到任后,谢高华发现义乌人确实贫苦。当时背景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要搞经济建设,方向是定了,但怎么搞仍不明朗。因此,谢高华对一直被批资本主义的“鸡毛换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冯爱倩“找上了门”。
      “我看见谢书记进了一家理发店,就站在门口等他,别人跟我说‘要坐牢的’,我也管不了了。”这个性格直爽的农妇被玩命似的日子逼急了,嚷嚷着要找父母官“讨说法”。
      冯爱倩激动地向记者比划道:“他出来后,我就问他是不是谢书记,接着一股脑地用方言讲了一堆。”冯爱倩说,当时她是真急了,以至于忘了书记根本听不懂义乌话。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同样做小生意的摊贩开始在一旁起哄助威:“你再凶一点,把事情都讲清楚!”
      此时,被“堵”在门口的谢高华明白了,便把冯爱倩叫进了办公室。
      “她一进门就给我递了根‘大重九’烟,接着开始用普通话哭诉说:‘家里很穷,到城里摆摊卖小商品还要被赶来赶去,你这父母官怎么可以不管我们……’”据谢高华告诉记者,冯爱倩说着说着,就懊恼地哭了。
      那天,这场对话持续了1个多小时,最后谢高华说:“你先去摆好了,我会告诉有关部门不来赶你。”这两句话让冯爱倩兴奋地跳了起来。
      义乌国际商贸城内,外商在挑选货物 王刚 摄
      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开放
      冯爱倩走后,谢高华立即派了个工作组,对义乌的农民生活状况和城里的摆摊者进行调查,还开了多次研讨会。
      “有一次我也混进去听了,谢书记很有魄力,说这个市场一定要办,义乌人民太苦了!如果要处理我,我就回家卖红薯!”听到这话,在角落里的冯爱倩偷偷抹眼泪,一颗心也终于放下来了。
      果不其然,1982年9月,义乌县委作出决定:稠城镇和廿三里镇两个小商品市场率先开放,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由此诞生。同年11月,义乌县政府发出《通告》:允许农民经商,允许从事长途贩运,允许开放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
      《通告》一出,整个义乌沸腾了起来,人们奔走相告,甚至放鞭炮庆贺。而市场开放后,义乌的大街小巷挤满了摆摊的人,摊位一直摆到县委大院大门口,产品有上千种。
      到1983年底,义乌市场摊户增加到1050个,日均交易人数6000人,3000多种上市商品销往国内各地。1984年初,义乌抓住时机提出“兴商建市”。6年后,义乌小商品市场成交额开始跃居全国各大专业市场之首,现在更是世界小商品之都。
      随之而来的是,冯爱倩的生意越做越顺手,1998年,子女接棒了冯爱倩在市场内的摊位,她则在家安度晚年。
      “我和谢书记也成了老朋友,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当年的事情像场梦。”采访中,77岁的冯爱倩精神矍铄,说话间满面红光,依稀可看出当年“风采”。(完) [全文阅读]
    2017-03-24 10:06

  •   英国《卫报》3月23日文章,原题:欢迎来到义乌——中国多文化城市的试验场  夜幕降临,中国东部城市义乌的异国风情街上,3名也门男孩围着烧烤摊自信地用汉语点餐。隔壁餐厅里两名约旦男子在吃烤肉和蔬菜。一名非洲妇女提着购物袋从超市走出来。一家卖运动鞋的商店里走出两名俄罗斯女子。
      这种不同群体、宗教和语言混杂的现象,放大了义乌作为中国最具多文化城市之一的声誉。这是个充满冒险的新疆域,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淘金者前来。
      义乌有令人咋舌的巨大商场,为全球各地的折扣店供货:仿真花、彩色珠子、充气玩具、派对帽……印度商人吉达尔·汉瓦尔说:“如今,世界任何地方的零售店,离开义乌产品就活不了。任何人都可以来义乌开店做生意……他们不必到其他地方,义乌已成为一站式购物店。”
      当地政府十分清楚市场需要买家源源不断流入,为此积极宣传外国人受欢迎的信息。标牌用中文、英语和阿拉伯语,出版英文周报,开设国际学校……他们每年还邀请当地多达1.3万外国常住人口的成员参加会议。今年2月举行的一个3小时会议上,当地官员与来自土耳其、阿曼、埃及、马来西亚、韩国和苏丹等国的居民讨论了各种问题。为确保贸易关系平稳,当地政府把商贸市场50人调解委员会近一半的名额给了外国人,认为这有助于提高解决纠纷的效率。
      如今,经济形势的变化、中国对出口的重视降低等原因,令许多外国商贩对长期待在中国做生意的方式产生怀疑。为维持义乌经济发展,当地政府努力留住务工者、卖家和买家这三个群体。但随着中国经济告别出口型模式,义乌必须重塑自己,正把重心从出口转向进口,帮助商贩展开网上竞争,还建立了创新园。(作者海伦·罗克斯伯格,陈俊安译) [全文阅读]
    2017-03-24 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