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府资讯 > 专题专栏 > 天南海北义乌人
天南海北义乌人

  •   广西凭祥,地处中国南部,与越南接壤,素有“祖国南大门”之称。凌晨,凭祥市内的东明物流负责人吴东明带领员工、车辆准备就绪,从义乌出发的货运专车今夜将陆续到达,并要在上午十点前转载完毕,统一发往边境的各大市场。此刻,城市已入眠,这里却灯火通明。
      中越贸易的开拓者
      出生于1972年的吴东明,是江东街道青口大元村人。1992年,怀揣一颗不安分心的吴东明一路往西来到凭祥,做起来当时还是一片空白的外贸生意。“那个时候,这里根本不能称之为市场,就是边境的一个村庄,走过去就是越南。2000米长的‘商业街’,连个公共厕所都没有,黄土路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对于初来时的情景,吴东明记忆犹新。
      在吴东明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他曾经呆了7年的小商铺——— 弄尧贸易点196号:一层砖瓦平房、铁闸门半开着,旁边的建筑材料杂乱地堆积着。吴东明介绍,1989年越南刚开放,一切都很传统,刚到此地时,还接触过原始的“以物易物”贸易方式。越南人用他们的东西跟我们交换圆珠笔、台灯等小百货,虽然条件艰苦,但那时生意很好。
      1996年以后,吴东明又开始了新尝试——— 从事运输行业。他说,当时义乌周边各地,如永康、东阳发货到凭祥都要到义乌集中,急需一条专门的线路来保障货物发送的安全和效率。运输行业科技含量低,资金投入不大,面对新的商机,吴东明说干就干。
      搭建中越运输桥梁
      如今,吴东明在凭祥市拥有四家公司,业务涉及物流、进出口、红木、电商,产业发展如火如荼。他的头衔和荣誉很多:广西凭祥物流商会会长、广西东盟红木文化商会常务副会长、广西中国红木第一城党支部副书记、凭祥非公经济入党第一人……
      吴东明在总结自己25年来的创业经验,认为“拧劲”是制胜法宝。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就自己摸索;市场没人,就靠自己闯。2005年,吴东明在物流运输发展中发现了新商机——— 红木家具运输及制造。“国内对产自老挝和越南的优质红木原材料、半成品需求量很大,而这些红木原材料多数从凭祥发往全国各地,当时便想着利用手头的物流资源自己干。”吴东明说。
      位于凭祥的红木文博城被誉为“中国红木第一城”,也被越南领导人亲切的称为“中越友谊的桥梁”,集聚了全广西乃至全国众多的红木生产商家。吴东明的红木公司就开设在这里,里面有序地摆满了各式红木家具。“像这个全套是用整块的黄花梨锻造的,上好的黄花梨长到百年才能作料,讲究的是一个积淀。再看那个是大红酸枝,是越南特有的木头……”说起这些宝贝,吴东明如数家珍。
      “一套红木家具的精细打造,从开料、烘干、压刨到最后的雕刻,至少需要四个月。”红木的市场行情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由一路高走变成急转直下,这几年红木生意并不好做,但是初心和热爱一直支持着吴东明走过一个个难关。如今他开起了红木线上销售网站,聘请了专业电商团队进行管理。
      如今已踏入了2017年,已近天命之年的吴东明,在历经千帆之后只要求生活慢一点、再慢一点。“生活得有趣,才能更好的经营事业。”品着茶的吴东明笑着说。
    2017-01-16 09:39

  •   广西柳州市柳南区的红华物流运输服务中心内,几个工人正将成堆的货物搬运上车,进行最后的装整工作。这些货物从浙江各地集散而来,在这里中转后发往广西各地。红华物流公司总经理吕仁兵的办公室就设在物流中心二楼,临着窗户,可以清晰地看到窗外车辆进出。“今年已经是我在柳州的第二十个年头了,一转眼就到了不惑之年。”吕仁兵笑着对记者说。
      用物流连接家乡
      “1996年我23岁,跟着姐姐和姐夫来到柳州,绿皮火车一坐就是36个小时;2016年我43岁,用自己的货车只需一天一夜便可直达义乌。这二十年,虽然人在千里之外,但心里感觉与家乡很近。”说起自己的奋斗经历,吕仁兵心中感慨万千。
      当时的柳州老飞鹅市场,地方不大、设施简陋,却是吕仁兵梦开始的地方。“老飞鹅市场以小百货批发为主,货物大都来自义乌。当时物流很不方便,基本用人扛的传统方式,便寻思着将市场里的货源都聚拢过来统一发送。”吕仁兵说,同年他就在柳州飞鹅商圈内开起了自己的物流公司,主要承接小百货、服装鞋帽的运输和仓储。面对新生事物,很多商家心存疑虑。
      起初公司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为了打开局面,吕仁兵亲自上门寻找客源。久而久之,市场里的商户都和吕仁兵成了朋友。经过二十年的交往,大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然而,好运并没有因为吕仁兵的勤奋而特别眷顾他。2003年年关,他的一车货物被临时聘用的司机卷走。吕仁兵把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与怀有身孕的妻子一起挨家挨户登门道歉,并在一个月内四处筹款偿还了客户损失。“客户把货交给了我,就是信任我。如果不能给大家提供保障,以后生意还怎么做。”吕仁兵说,做生意都存在风险,唯一不变的就是诚信。就是坚守着这样的信念,他的公司业务不断发展,在行业内建立了口碑,赢得众多业主的赞誉,形成了面向广西区内外多条长、短线网络状运输路径。
      用慈善温暖心灵
      柳南街道南天社区位于柳州的新时代商圈内,2009年吕仁兵作为柳州市第一批“两新”成员在这里光荣入党。“吕仁兵虽是外地人,但在社区内一直小有名气。在商场上,他是个诚实守信的商人;在社区里,他是关心、帮扶困难党员和居民,热心社区公益的好人;在家庭里,他也是个地地道道的柳州女婿。”说起吕仁兵,南天社区书记李芳群赞不绝口。
      据了解,南天社区虽处商圈,但改制企业多,下岗职工多,家里生活有一定困难,平常社区常将商圈人汇集起来举办各种活动,用自己的力量传递爱,这其中经常可以看到吕仁兵的身影。
      2007年,吕仁兵向南天社区捐资2万元购买群众娱乐室设施。2012年,他又捐资5万元,帮助柳南区飞鹅路逸夫小学建起一间爱心书屋,后又出资帮助该校编辑出版关于葫芦丝的校本课程教材。2013年5月,在柳南工商联组织的为四川雅安地震爱心募捐活动中,他积极带头,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此外,吕仁兵对社区困难党员和困难居民也非常关心,每年春节和“七一”,他带头捐款捐物,经常到社区探望困难党员和居民,并且带动飞鹅商圈其他社会人士、商家向柳南街道弱势群体捐资捐物,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无私的奉献精神。
      在吕仁兵办公室的墙上,挂满了近年来获得的各项荣誉:柳州义乌商会会长、各年度优秀共产党员、柳南区慈善之星、柳南区尊师重教先进集体等等。这里面既是对他多年经营事业的褒扬,又是他多年所坚持信念的体现。在吕仁兵的努力下,义乌人的“鸡毛换糖”精神在广西大地上熠熠生辉。
    2017-01-12 09:45

  •   在广州市花都区,斐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虞兴龙的品牌箱包意识和才聚服务意识,早已名声在外。虞兴龙是义乌华溪人,今年44岁。说起自己的经商创业史,说起和箱包的结缘,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知名品牌带来好效益
      虞兴龙父母经商很早,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批发市场拥有一席之地。他家后面的摊位就是做箱包生意的,琳琅满目的箱包深深吸引了他,很早就有了经营箱包的念头。1991年6月,虞兴龙来到新疆,开始做品牌代理和边界贸易。“我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卖包的,非常高兴。”很快,他就把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上的箱包一批一批地发往新疆,生意也是越做越好。
      第二年,他又来到箱包生产的主要基地广东,生意和思路都宽广起来了。“光做批零生意不行,事业要发展必须要有自己的生产基地。”想干就干,1998年3月他毅然在广州市花都区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工厂,一直到现在。
      做生意赚的就是利差,一个品牌和非品牌的箱包其价格是有很大出入的,只有品牌才能带来最好的效益。虞兴龙认为,办企业一定要走品牌之路,没有自己的品牌,企业就不会有发展的前景;只有打响自己的品牌,企业才能有长远的发展。他的第一个箱包品牌叫“威王”,开发出来后便一炮打响。为了创出更多的知名品牌,虞兴龙在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上狠下功夫,有自己的设计师、设计室,而且紧跟国际流行趋势,每月推出100多个新款包,质量上四道把关,品牌效应日益凸显。2006年“威王”获得了广东省著名商标、广东省名牌产品、广东省出口名牌、中国箱包领先品牌等荣誉,2007年又获得了国家免检。到目前为止,他已有拥有了100多个商标,国内贸易做得红红火火。如今,虞兴龙的经营范围已经不限于做国内贸易了,他的客户群也慢慢转移到了欧美国家,毕竟欧美国家生意更有潜力。
      2008年,国家皮革标准委员会找到虞兴龙,让他起草旅行箱包和背提包这两个新的国家行业标准。虞兴龙自豪地说,目前在实施的行业标准就是他们起草的。
      行业服务开辟新天地
      人们常说,同行相斥,同行是冤家,但虞兴龙的思路就是跟别人不一样。2008年10月,他就开始策划整个皮具行业的服务项目,称之为才聚服务版块。这个版块主要是为全国皮具行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包含行业的人才服务和培训、产学研的对接、资源的整合、展会等,可以说包含了皮具箱包行业的整体服务。
      当年10月,虞兴龙投资打造了中国皮具箱包行业唯一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授权并拥有人力资源和培训资质的服务机构——— 广州才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而后又投资打造中国皮具(皮革)箱包行业专业、高效、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服务平台——— 才聚文化集团有限公司,集团拥有五家分公司一家研究院,为中国皮具箱包行业提供人才招聘、人才培训、管理咨询、品牌管理、营销策划、电子商务、产品设计、时尚发布、产业研究等行业服务。近年来,他们先后为皮革皮具产业数千家企业、十几万人次提供了优质的服务。
      虞兴龙说,这个行业没有人走过,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参照,自己是一边走一边摸索,摸着石头过河。他要整合箱包行业的所有资源,如政府资源、行业资源、企业资源、学校的资源,开拓出这个行业的新天地来。
      目前,“才聚”公司也得到了各级政府的认可。2012年获批“两基地一分校”荣誉认证(中国轻工行业特有工种职业技能培训基地、中国皮革工业职业技术培训狮岭基地、北京皮革工业学校狮岭分校);“才聚”打造的“狮岭皮革皮具产业时尚创意服务平台”被评定为2012年广州市时尚创意示范工程。“才聚”承担的“狮岭镇产业人才升级项目”被列入2013年广州市中小企业局培训计划重点项目;“才聚”打造的“中国皮革皮具产业人才培训服务平台”被评定为2013年广州市中小企业公共服务示范平台,被立项为2014年科技计划项目。“才聚”牵头打造的“中国皮具产业文化创意园”获批国家AAA旅游景区、“花都区首批工业旅游示范点”、“花都区皮具箱包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基地”等。
      当谈到如何看待义乌的经济发展,如何回馈家乡时,虞兴龙说,等他们“才聚”整体到一定程度以后,会考虑到义乌继续发展,因为浙江的箱包企业很多很不错。他说,他们正在考察能不能在义乌设一个点,为浙江的皮具箱包企业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
    2016-12-26 11:31

  •   金位海是义亭镇山景人,长得却像北方人,身高187厘米,身材魁梧,一张国字脸搭配两道剑眉,不怒而威。如果不是对金位海早有了解,或许也会和很多不知情的来宾一样,误以为他是一位地道的山东大汉。
      与金位海见面,是在山东文登的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的办公室里,乍一看,这个市场就像是第四代义乌小商品城的复制品,无论是市场外围还是里面的布局,都非常相似。“义乌是我的根,也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金位海说,30多年来,他从义乌到山东一路奋斗,创立了金田阳光企业品牌,身兼金田阳光投资集团董事长、山东省市场协会副会长等职,但对家乡从来不曾忘怀。
      抓住每一次机遇创业
      金位海出身贫寒,家里有兄弟好几个,他排行老大,13岁时父亲去世后,就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养活一家人的重任。
      一开始迫于生计,他白手起家学着做生意。改革开放以后,金位海从事针织服装生意,成功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机遇垂青敏锐之人。1985年6月,金位海创办了云海服装厂。借用义乌小商品市场外壳,大胆采用“前店后厂”模式,企业逐步走上正轨,盈利成倍增长。之后,他又创办了金田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并介入了托运行业,在浙江绍兴创办了一家货物运输企业,开通了桐乡、柯桥、郑州、无锡货运线路。生意越做越大,他仍然不忘初心,恪守诚信做强实业,在短短几年间,完成了资本的积累。
      1998年,经过认真考察,金位海以敏锐的眼光和过人的胆识,在杭州创办了九莲农贸综合市场,该市场拥有摊位400多个、50间店面营业房。经过几年来的运营,如今的九莲市场已成功实现了“农改超”的转型升级,市场管理规范,现代化设施完备,日交易额达400多万元。
      每一次正确的投资,都不断坚定着金位海做大事业的信心。环顾国内越来越蓬勃发展的商贸态势,他开始思考未来的投资方向。
      在山东复制了义乌模式
      2002年,金位海来到山东威海文登,想在文登“克隆”一个义乌小商品市场。不曾想,此想法与文登当地政府不谋而合。当时,文登市提出了“六放”政策,即放手、放胆、放心、放开、放宽、放活。从财政、税收、工商、金融、信息、法律等诸方面为市场的大发展提供全方位的优质服务,使得市场运作如鱼得水。同年8月8日,文登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奠基投建。
      “选择在文登投资,除了当时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文登处于威海中心位置,在这里建立一个综合批发市场大有前途。当时,由于民营经济起步晚等诸多因素所致,整个胶东尚无一个真正够得上档次和规模的商贸流通中心。”金位海介绍道,事实证明,自己当时的想法是正确的。
      据介绍,文登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从考察到签约,金位海只用了3天时间。当市场建成后,摊位租赁率和开业率均达100%。但他并没有就此躺在安乐窝里“坐享其成”,而是紧接着又陆陆续续在东营、济南、青岛、重庆以及聊城等国内几大城市建设了十几个大型专业批发市场,开发商业地产,不仅实现了自己的商业理想和商业抱负,也将中国各地经济与义乌、与浙江更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义乌的经验是成功的,但不能照搬照套,复制要灵活,要因地制宜,要创新发展。”金位海认为,在实践过程中,金田阳光投资集团已走出了一条既吸取了义乌市场发展的精髓、又有自己特色的发展之路:“以商兴城、以商推工、以商带乡、以商引外”。
      发扬浙商精神
      一个好的商人,应该能够跳出自己的个人利益,为社会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揪住了他的心,玉树灾后重建,他捐款30余万元。与此同时,他还积极向各会员企业发出倡议,奉献一份爱心,发扬浙商乐善好施的人道主义精神,紧急开展“情系灾区,奉献爱心”为主题的救助活动。
      金位海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公司做到一定程度不是哪个人的,而是公众的,钱到一定程度也是大家的钱,是社会的集体财富。”他相信知识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为此他资助贫困大学生,捐助希望工程,多次参与各种扶贫助困活动。多年来,金位海把浙商精神——— 敢为天下先、努力拼搏、诚实守信、共赢发展的理念带到了全国各地。
      落叶归根 总部迁回义乌
      据悉,今年全国工商联在北京发布“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民营企业服务业100强”等榜单上,金位海的浙江金田阳光投资有限公司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278位,“2016中国民营企业服务业100强”第68位。
      “我的家在义乌,我终归是要回来的。”多年来,金位海一如既往不改“义乌腔”,无论走到哪里,他始终关注着家乡的发展。“每年义博会,我都组织文登市场的经营户来参展。”
      今年农历正月初六,义乌市委市政府深情地召唤义乌游子回乡发展。金位海毅然决定把金田阳光总部迁回义乌,正式回归。如今,位于义乌金融商务区的金田阳光总部经济大楼正在建设中,项目总投资8亿元,总建筑面积达68344.16㎡。
      当谈及未来规划时,金位海说,接下来他将文登、东营、济南、青岛、重庆以及聊城大型专业批发市场通过义乌金融商务区的金田阳光总部发货给市场经营户,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家乡经济发展贡献绵薄之力。
      “一个有强烈社会责任感,一个愿意不断完善和超越自我的企业,一定会有灿烂辉煌的明天。”金位海把这句话当作座右铭,也用实际行动来践行。
    2016-12-22 09:52

  •   贵州素有万山之国、千瀑之乡的美誉。不管是黄果树瀑布,还是黔东南的杉木河漂流,亦或者是独具特色的苗乡、侗寨,原生态的自然环境与民族文化,是众人爱它的原因。
      贵阳义乌商会会长陈英豪正是被这种自然环境与民族文化所吸引,高中毕业就到贵阳打拼,不断成长,如今已是“柒牌”贵州省总代理,管理着30多家分公司。
      一路走来,陈英豪虽几经“从零开始”,却懂得顺势而为。在他看来,是义乌人敢闯敢创的精神一直在激励着自己。
      在贵阳赚到“第一桶金”
      1988年,一心想着上大学的陈英豪,因几分之差与高等学府失之交臂。无奈之下,随姐姐和姐夫来到了贵州遵义,边摆地摊边继续复习备考。
      颇有语言天赋的陈英豪,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就学会了当地的方言。这不仅给一家人的生意带来了极大帮助,也让陈英豪对经商产生了浓厚兴趣。
      1991年,陈英豪白手起家。贵阳的冬天阴冷,当地有结婚必须要买羊毛衫的习俗,他选择从羊毛衫生意入手。
      在那个供不应求的年代,由于擅长沟通、广交朋友,陈英豪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五年时间里,他每年都可以赚上十多万元。
      1995年,是陈英豪的第一个人生转折点。“那年,很多义乌人都回家创业,我有一位朋友也打算回去,准备转让贵阳批发市场的摊位。摆在我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和他们一起回义乌,二是接下这个摊位留下来发展。”
      虽然身边的人一片反对声,陈英豪还是选择了后者。而这意味着,他要开始重新打拼。
      从低端批发到品牌代理
      “我这个朋友和我不同,他是上半年卖衬衫,下半年卖羊毛衫。”陈英豪说,他揽下摊位后,也继承了朋友的生意模式,并接收了很大一部分朋友原先的熟客。
      陈英豪渐渐发现,衬衫的市场远比羊毛衫大得多。其中,令他触动最大的事,莫过于1997年大年初八,虽然天下着鹅毛大雪,却有人在开市头一天就来采购衬衫。
      1997年开始,陈英豪放弃了羊毛衫生意,改为专卖衬衫。一开始,他和大多数人一样,从批发低端衬衫开始。没过多久,他就改变了策略。“那个时候,一大批品牌已经在市面上出现,人们对品牌的观念也逐渐形成。我也意识到,经营走品牌化道路,是必然趋势。”
      1998年,陈英豪签下了步森衬衫的贵州总代理权。为了避免价格战,他一改以往客户付钱就可拿货的模式,而是确保一个地域只发一家客户。这样既保护了价格,同时也让客户更有粘性和归属感。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八年间,陈英豪的衬衫生意越做越大,年销售额达2000多万元。
      “从零开始”开拓新天地
      生意如此红火,陈英豪原本可以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做下去,但是2005年,他却再一次选择“从零开始”。
      陈英豪说,2000年以后,正装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少,休闲装逐渐受到了市场欢迎。于是,他有了“改行”的念头。2001年,陈英豪找到了位于福建晋江的“柒牌”厂家。
      对于陈英豪这个从未做过休闲服饰的商家,“柒牌”开出了一个苛刻的条件:想要拿代理,必须要交120万元的保证金。然而,面对这样的条件,陈英豪并没有犹豫。
      “既然选择做,咬着牙也要坚持下来。”在陈英豪看来,最痛苦的莫过于放弃自己苦心经营了十年的品牌。“它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看着它一步步成长、壮大,要忍痛放弃它,这的确是个艰难的选择。”
      2005年下半年,陈英豪正式投入“柒牌”的代理运营。至2015年,“柒牌”在贵州地区的销售额达到了2亿元。
      “我的每一个选择都只是顺势而为,但不是随波逐流,必须在思想上保持前瞻性。正如义乌的发展,无论是市场的崛起,还是如今电子商务的繁荣发展,都是顺应了发展趋势。”陈英豪说。
    2016-12-21 09:33

  •   义乌商人丁国栋的“内衣世界”就在昆明的螺蛳湾国际商贸城。在这个酷似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市场内,他的“内衣世界”占据1000平方米的产品展示厅。走进展厅,内衣、袜子、内裤、毛衣应有尽有,而大多数的品牌来自义乌。
      “别看我的货物摆满了整个展厅,但是我基本可以做到零库存,每个月的销售额可以达到七八百万元。”丁国栋显得踌躇满志。
      “好男儿”志在远方
      昆明四季如春,来昆明30多年,丁国栋早已适应这里的气候。
      1979年,还只有18岁的丁国栋随姐姐离开义乌来到昆明,在昆明的青年路摆起了地摊。问他为什么要大老远跑昆明做生意,丁国栋笑着说,这大概是“鸡毛换糖”故乡——— 廿三里人的特性。“年轻人都喜欢往外跑,大家都觉得不出去才是不正常,‘好男儿’要志在远方。”
      那个年代,大多数产品供不应求,因此,丁国栋光靠摆地摊也能赚不少钱。“什么货到这里都好卖。”他每天早上9点出门摆摊,下午5点就收摊。
      如今,让他回想当初印象最深的就是进货了。“那个时候,我们都去上海城隍庙或者七浦路进货,只要是东西好就会买上一些。”丁国栋说,他们偶尔也会去上海百货公司进货。虽然百货公司并不支持零卖,但就算是以零卖的价格买来再转卖到昆明,利润也有不少。
      那几年,丁国栋在姐姐姐夫的带领下,学得了不少生意经。
      走遍全国闯“天涯”
      1981年,有了一定积蓄的丁国栋开始尝试单干。前些年,因为货没进好,亏本的事也是时常发生。尽管如此,他那颗爱闯荡的心却是始终没“停下来”。昆明、兰州、成都、湖南、江西,到处都有了他闯荡的身影。
      “我就是不安心,听到人家说哪里生意好做就去哪里做,全国各地都跑过来了。”丁国栋说,他曾经在兰州待了三年,但是因为适应不了那里干燥又寒冷的气候,最终他还是回到了昆明。
      一开始,他也跟随大流卖时装,经历了大起大落。“时装更新太快,刚上一款新货时,大家都抢着卖,卖到最后就是供大于求。”丁国栋说,因为自己进货消息不灵通,在采购时装上吃了大亏。
      有了前车之鉴,丁国栋开始专卖内衣裤,从此一步步在云南建造起自己的“内衣王国”。
      螺蛳湾里的“袜子大王”
      在丁国栋看来,他的内衣裤之所以销量这么好,主要是当初选择从品牌起步。
      1994年,国内内衣裤里的品牌已经数不胜数。“当时的情况是采购的人太多,经常有钱也进不到货。”丁国栋说,他那时经常做的事就是去各大内衣裤厂蹲点“抢货”,一去就会花上三四个月的时间,“你只要带上记号笔,做下记号,那货就是你的了。”丁国栋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的成功,都是拜义乌所赐,以前我只是一个廿三里的农民。”丁国栋说,因为袜子的出货量特别大,大家都称他为螺蛳湾里的“袜子大王”,“我经营的袜子当中,大约有80%左右的销量是我们义乌的名牌产品。”而今,丁国栋已经有上千家专卖店,营销网络遍布云南。
      今年4月,意欲回归家乡的丁国栋有了新的“动作”,他推出了自己研发生产的袜子品牌“界傲”。“这个工厂就办在老家廿三里。”丁国栋说,在外多年,想家的心从未停止,如今可以如愿以偿地回家了。
      “去年3月,我们在上海针纺会上找到了一种新型材料,运用于袜子中,可以使袜子不臭,达到吸汗功能。”丁国栋说,当时他就对这种材料“一见倾心”。“我当时就想,我可以建一个袜子厂,并把它办在义乌。”
      如今他也做到了,今年,丁国栋的“钛空袜”已经投向市场,并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
    2016-12-20 09:26

  •   拖拉机、翻斗车、出租车、货车……30岁之前,金海青开过各种各样的车,他的工作似乎总是和车有关系。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今后的10多年竟与女孩子的“针绣活”扯上联系,并因此发家致富,让他在千里之外的云南闯出了新天地。
      十字绣,最早从土耳其走向全欧洲,再如一股清新之风吹入中国。金海青第一眼看到十字绣产品时,就迷恋上了:“我认定这就是属于我的商机。”在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里,做十字绣生意的店铺很多。不过,无论看店面大小或产品花色品种,金海青都算得上是这里的“老大”。
      创业初期困难重重
      “如果没有当初义乌的老乡帮助,我的生意也不会做得风生水起。”今年45岁的金海青是义乌北苑街道人。和很多已经在昆明打拼多年的义乌商人不同,金海青过了而立之年才来到到云南。
      1997年,金海青和几个朋友合伙做创口贴生意,结果两年亏了七万元。这对于初次“下海”的金海青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2001年,经朋友介绍,他开始尝试做十字绣生意。当时,十字绣产品刚刚在上海、北京市场兴起。2001年深秋,金海青向丈母娘借了5000元,带着老婆和女儿来到了云南。他坚信,在这片多民族的土地上,一定能抓住商机,掘到财富。
      为了尽快打开市场,金海青每天骑着摩托车在昆明的街头穿梭。那一年,他总共跑了五六十家店。对金海青而言,这种日日奔波的生活,既辛苦又充实。但理想与现实之间差距不小。“到昆明不到一个月,我就被同行举报说卖三无产品。就这样,店里的货全部都被没收,还被罚了三万元。这第一批价值五万元的货是向老乡‘赊’来的。”金海青对当时的经历记忆犹新,老婆坐在家里哭,生活和生意一筹莫展。幸好,有老乡出手帮扶,让他挺过了难关。
      凭着拼劲打开“生意圈”
      挺过了创业初期的艰难,金海青的十字绣生意开始慢慢起色。为了拓展业务,他想到了往周边县市扩张。玉溪、曲靖、大理和西双版纳等经济相对发达的地方,都成了他推销商品的目的地。他说,当时他最喜欢的方式就是坐晚上的火车:“一觉醒来就到目的地,这样的话住宿费就省下来了。”
      不过最让他烦恼的是,十字绣在昆明周边县市还没有流行起来。很多时候,他说破嘴皮,客户也不愿意做。“当时就下决心,直接发货给他们,等卖了钱再到我这结钱,但即使这样,也没人做。”无奈之下,他只能一遍遍地上门做“工作”。因此,他每次去周边县市,最少要花上一个礼拜的时间。就这样,他几乎把整个云南都跑遍了。
      正是凭着这股韧劲,金海青的努力没有白费。2008年,金海青的十字绣销路越来越好,主动找上门来的客户也越来越多。他也逐步发展成为了云南十字绣市场的领头羊,在云南所有的地州(相当于地级市)都有他的十字绣产品。金海青还把产品卖到了东南亚,分销商最多时超过了400名。
      金海青在螺蛳湾国际商贸城拥有一间400平方米的店铺,走进店铺,仿佛走进十字绣的海洋,山水画、围巾、手帕、钱包、小挂件、卡包、围脖……产品琳琅满目。金海青说,自己将全力以赴继续深耕十字绣市场。
    2016-12-19 09:24

  •   成都大成婴童专业市场是四川地区最大的孕婴童服装批发集散地,每天车水马龙。各种款式的婴童服装应有尽有,年轻导购站成一排,采购商挤满了通道……
      朱立群的童装店位于市场六楼,是一个汇集各种儿童品牌的展示厅。在成都经商30多年来,朱立群“勤耕好学、刚正勇为、诚信包容”的义商精神早已声名在外,“童装大王”的名号也是不胫而走。但事实上,朱立群不只经营童装,还跨界做建材生意,也是成都地区赫赫有名的“建材大王”。
      “少时入川”创业
      在成都的义商中,朱立群是元老级人物。自从1987年来到成都打拼,他在这里一呆就是30多年。
      “一开始纯粹抱着玩的心态,帮姐夫送货到成都,没想到,最后却留在了这里。”朱立群说。
      但是,颇有生意头脑的朱立群,却意外发现成都童装市场这一“富矿”。1991年,身无分文的朱立群选择做童装起家。
      在当时的荷花池市场,做童装的商家有20多个,朱立群算是年纪最小的。想要做好这笔买卖,朱立群打起了“生意经”。一没钱、二没资源的他,想到了借用他人的资金来给自己做“嫁衣”。
      “那个时候,童装基本上是在广州拿货,去一趟,成本不小。所以,我想到了免费帮其他商铺采购,帮厂家来发货。这样的结果是,我把控住了中间环节。”朱立群把这称之为“放水养鱼”。
      通过两年的布局,荷花池市场内多半的童装都出自朱立群之手。“别人都纳闷,我既不摆摊,又不经营,怎么就做到了垄断成都的童装市场?其实奥妙就在这里。”朱立群笑着说,童装生意最好时,每年的销售额可达七八千万元,拥有史努比、未来之星、塔达儿、贝蒂等10多个童装品牌,加盟及直营店多达100多家,辐射整个四川地区。
      成功“跨界”建材行业
      2000年,“不安分”的朱立群利用手上的资源,开始涉足建筑材料领域,也由此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跨界”。
      “2005年,朋友问我愿不愿意去办一个建材材料厂,因为当时国家在规范建材材料市场。”朱立群说,“这也算是一个商机,朋友的提议让我动了心。”
      因为是第一次涉足建材领域,不熟悉市场情况的朱立群,大手笔地生产了市场所需的各种规格建材,大量供应市场,并且允许欠账。而这种大规模生产,一下子就打乱了原本以定制供应为主的建材市场。仅仅3个月,原本580元/立方米的建材材料就降到了380元/立方米,不到一年的时间,朱立群就把整个市场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但是,朱立群也明白低价竞争并不是长远之计。于是,2007年,他开始了技术改革,一方面聘请四川大学的教授帮忙进行技术革新,另一方面进行设备改造。
      “技术革新后,产品的成本进一步降低,比原先足足降了30元。这样一来,在价格战中,我们就占据了优势。”朱立群说,从2008年开始,他利用三年的时间,真正占据了成都的市场份额,成为了该领域的“龙头老大”。
      在朱立群看来,无论是童装领域,还是建材领域,“勤耕好学、刚正勇为、诚信包容”的义乌精神始终影响着他。“背井离乡三十载,回家成了多年的心愿。如今,有了足够的基础,可以回家了。”朱立群说。
    2016-12-15 09:24

  •   跨越1700多公里,飞机抵达四川成都时,已是傍晚时分,没想到这里依然艳阳高照。
      迎接记者一行的是成都义乌商会会长、成都鸣冠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晓强。在这座空气中都弥漫着火锅味的城市,我们的采访从一顿火锅开始。
      创业从“蚂蚁搬家”开始
      “我是18岁来到成都打拼,那是1990年……”王晓强一边涮火锅一边说。初中毕业时,父母打算让他在佛堂镇开家面条店,甚至都已经找好了店铺,还花了几千块钱买了机器。可是想自己闯出个名堂来的王晓强,不甘在家,最终跟随叔叔来到成都打工。
      “我们从义乌批发服装、配件,拿到成都去卖,每次都要背上十几斤的货。到成都要坐三天三夜的火车,中途还不能睡觉,因为怕货被偷。”
      王晓强把那个时候的自己戏称为“高级搬运工”,把货物从沿海搬到四川,从中赚3—4个点的差价。东西卖完了,又像“蚂蚁搬家”一样回义乌拿货。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经常要来回好几趟,也就是说,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都是在火车上度过。
      两年后,有了一定生意基础的王晓强开始单干,做起了五金生意。
      那时,托运行业已经异军突起,王晓强不再需要当“搬运工”,而是每天去邮局、火车站排队发电报。因为排队的人多,他每次都要等上一两个小时。
      创业初期的艰辛,如今王晓强回想起来,觉得收获颇丰。是那段困难时光磨练了他的意志,让他在之后的创业过程中越挫越勇,勇敢前行。
      “血本无归”后的崛起
      从五金改卖箱包,对于王晓强来说,那是一段痛苦的经历。
      “1996年,成都市对管制刀具进行了大面积整治。我当时卖的是弹簧刀,就这样,店铺里的货一下子全部被收走了,亏了十几万元。”王晓强坦言,那一次亏损对他打击很大,甚至萌生了回义乌的想法。不过,在叔叔的劝说下,他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1997年,在父亲的帮助下,王晓强筹措了几万块钱,在成都荷花池市场开出了第一家箱包批发店。
      王晓强之所以选择经营箱包,是因为这个行业在当时的成都市场还是一片空白,之前归属于服装配件。因此,王晓强的箱包店铺一开张,很快受到了成都市民的欢迎。
      “第一年营业额就达到了六七百万。”王晓强说,那段时间经常天没亮就把货拉到市场门口,中午一两点钟才能吃上饭,“生意好的时候,客户甚至是自助选货下单。”
      从低端到高端的转变
      随着王晓强的箱包店铺生意日渐红火,荷花池市场上的箱包店铺也如雨后春笋。低价竞争,成了生意场上绕不过去的坎。
      “随着从事箱包批发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到后来,只能靠量来致胜。每一年,我们的销售量都在增长,但是利润却越来越低。”王晓强说。
      如何摆脱恶性竞争?2000年,王晓强找到了“突破口”。
      那一年,国外的箱包品牌陆续进入中国市场。王晓强敏锐地觉察到,必须将产品品质从低端转向中高端,代理中高端箱包品牌才是出路。
      市场竞争胜在先人一步。王晓强找到了当时正想打开中国市场的“皇冠箱包”。“我通过在广州的朋友联系上了皇冠公司,并且凭借自己丰富的箱包经营经验和实力,击败众多竞争对手,一举获得‘皇冠箱包’的代理权。”回想起当初的情形,王晓强颇为自豪。
      从此,王晓强踏上长达10多年的代理品牌箱包征程。如今,王晓强旗下已拥有爱华仕、军刀、皮尔卡丹、皇冠等10多个箱包品牌,在成都拥有12家门店、30多个直营店,销售辐射四川各地的二级城市。
      “未来将是终端为王,我们要变坐商为行商,主动走出去。”尽管已经身为四川名副其实的“箱包大王”,王晓强并没有因此打算停下脚步。面对互联网对实体的冲击,他早早开始布局,主打终端市场。王晓强说,下一步,还将推广自己的品牌,目前商标已经注册,团队也组建完成。
    2016-12-12 09:42

  •   2016中国义乌国际装备博览会11月18日至21日如期在义乌国际博览中心举行,展会吸引来自全国15个省市区以及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807家企业参展。展会A1馆内,来自西安的高科技企业“智多晶微电子”展位上,简单的展位布置,清一色的电子元件,整个展位看上去毫不起眼。
      这个展位的负责人之一,正是陕西省浙江义乌商会会长、西安唐人股份董事长张晓斌。巧的是,就在10天前,记者曾远赴西安采访了张晓斌本人。
      为高科技企业落户义乌“牵线搭桥”
      位于西安软件园内的智多晶微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设计生产可编程电路(FPGA)的高科技企业,在国内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与全球优秀的LED显示屏生产商诺瓦公司长期保持合作关系。
      回到家乡参加2016中国义乌国际装备博览会,张晓斌的团队也带来了新研发的产品,别看只是几个小小的电子芯片,据“智多晶”副总裁陈维新介绍,这几款小如指甲盖的电子芯片规格已经达到55纳米,下一步,公司正在研发精度更高、体积更小的28纳米规格芯片。
      “智多晶”公司主要研发FPGA(现场可编程门陈列)和PLD(复杂可编程逻辑器件)两种类型芯片。在这两类可编程逻辑器件中,FPGA提供了最高的逻辑密度、最丰富的特性和最高的性能。现在最新的FPGA器件,可提供800万“系统门”(相对逻辑密度)。这些先进的器件还提供诸如内建的硬连线处理器、大容量存储器、时钟管理系统等特性,并支持多种最新的超快速器件至器件信号技术。FPGA应用范围广泛,从数据处理和存储,到仪器仪表、电信和数字信号处理等。“比如LED产业,这类芯片就像是LED产品的大脑一样,可以实现精确控制。”陈维新说。
      作为“智多晶”公司股东,张晓斌这次带团队回到义乌参展,一是希望借助义乌展会平台把中国智造的芯片名气打响,更重要的是,他想通过“牵线搭桥”的方式,引进更多高科技企业落户义乌,为家乡工业科技发展出一份力。
      创业路上不忘反哺
      和大多数在外义商一样,张晓斌头衔不少,但为人低调。比如,他还是陕西唐人街商业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也是西安义乌国际商贸城总经理……一连串名号的背后,无不掩藏着他创业的艰辛。
      “我很庆幸自己是义乌人,义乌人的定位很清晰——— 商人。义乌人独有的商业敏感让我敢于去商场上拼搏。我以前没有到国企、私企上过班,毕业后就开始创业。所以有时候很羡慕手下的员工,他们可以领着工资去学习。而我们做老板的需要投资,承担风险。”张晓斌说。
      张晓斌大学就读于西安财经学院,毕业后做过贸易,从义乌市场采购牛仔裤拿到西安市场上售卖。那时候不用冒很大的风险,只要诚信做生意,就能稳稳赚钱。有了一定积累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一跃成为上海家化集团佰草集的代理商,正式进入化妆品行业。
      如今的张晓斌,已经是多家公司和商贸城的老板或股东,但他始终不忘的一件事,就是要为家乡义乌做点事。今年年初在我市召开的首届世界义商大会,他又当选为世界义商总会理事。
    2016-12-09 09:26

  •   一辆辆满载货物的大货车、集装箱卡车排起长龙,有序等待,收费人员有条不紊开单找零,车辆在门卡处稍作停留便驶入场内……在西安石化大道上,一家名为“广立丰”的物流市场入口处,每天可见这样的繁忙景象。
      “广立丰”的合伙创办人之一吴广满,老家是“拨浪鼓之乡”义乌廿三里。采访中,在物流行业拼搏了二十年的吴广满身上流露出的那一份谦逊和低调,让我们感觉有些意外。
      二十年闯荡 二十年创业
      在巍巍古城西安,开物流公司的不外乎三种人:西安本地人,湖南人,还有就是浙江义乌人。但要说当地办得好的,就数以吴广满为代表的浙江义乌人。
      二十出头就远赴广东开办物流公司,经营阳江至义乌物流线路。年纪轻轻,孑然一身,背井离乡,在外闯荡,思乡之苦,有时难以言表。但就是在这短短几年内,吴广满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也为以后事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2006年,37岁的吴广满开始“转战”大西北。物流行业和其他行业不一样,其自身发展空间往往与城市体量及日常货物吞吐需求息息相关。吴广满不满足于小打小闹,他一眼相中了西安这座位于渭河平原上正吐露商业芬芳的魅力古城。
      没有几座城,能像西安这样,城市分布特色鲜明,四四方方,街巷之间整整齐齐,像井田一样,这是遗留唐长安的旧貌,连商业聚集地都和唐时无多差异。如今,一条大通道横贯东西,将现在的西安分成两半,两大物流中心就被“安置”在了大通道的“两端”——— 东郊和西郊两处。
      西郊的“广立丰”,是吴广满的“大本营”。现在,他又在东郊买下一块地,准备开辟“新战场”。按照吴广满的构想,同时在西安东西郊区打造两座物流中心,就能稳稳占牢西安物流市场的“半壁江山”。
      行千里路 根在义乌
      一手创办的“畅隆物流”,是吴广满在西安事业的起点。自从2006年创立“畅隆物流”伊始,他的事业就蒸蒸日上。如今,占地面积180亩的物流市场“广立丰”,汇集了260多家物流企业,日进出车辆数百辆,日均进出货物量近万吨,年收益可达700万元。
      位于东郊正在规划中的新物流综合体市场,投资5.6亿元,占地面积更是达到220亩,已被列为西安市重点工程,目前正在进行最后几处拆迁工作,年内动工开建。根据规划,预计建成投用后,货物吞吐量可达西郊市场的两倍以上。吴广满说,东郊市场将以卸货为主,由于其紧临西安城东的康复路市场群,前景非常看好。
      义乌是我国首批17个国际陆港城市之一,是浙江省主要内陆港和全国最大的零担货运配载枢纽,也是浙江省三个“大通关”试点城市之一,目前正全力打造产业链完整、功能完善的亚太物流高地。外地漂泊这么多年,和物流打了半辈子交道,身为西安新城区义乌商会会长的吴广满无时无刻都在关心关注家乡义乌的发展。他说:“行千里路,根在义乌。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我一定会回义乌重新打拼事业。”
    2016-12-07 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