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永和”,追寻“义乌精神”的好处所

    “金永和”,是民国初期廿三里古镇一家火腿行的商号。后人习惯把火腿行的老板和商号所在地那幢廿四间头房屋,统称“金永和”。而义东地区大凡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和民国时期的义乌政要与商贾,则是很少有不知道“金永和”的。
    “金永和”的出名,缘自火腿行的主人。一个当年因重商重农而发家,勤俭节用以治事,乐善好施以济贫,诗书礼义以教子的义乌商界巨子——金重辉。
    早在60多年前的民国中期,金重辉已是一个声名远播的人物。民国26年(1937),他与妻子60岁寿庆时,国民政府高官和各界知名人士近百人,纷纷题词、写诗予以祝贺,可谓颂声洋溢,盛况空前。
    (一)
    金重辉的父亲是稠城湖清门人。当初,在一家兄弟6个中父亲排行最小。因家口重,生活困苦,家里就把小儿子过继给廿三里金姓人家。据传金重辉的父亲挑着一副竹箩筐来到廿三里,因诚实、勤劳,被一大户人家看中,把女儿许配给他,并资助他置地、经商,不久便成了殷富人家。
    到金重辉掌家时,“金永和”已有田地百亩,商贸事业更是兴旺。他重商亲商,把经营商贸实业当做毕生的追求,不仅开办了火腿坊,还办起酒坊、酱坊、染坊、黄包车行。他的经商理念是:勤操持,守礼法,重然诺,慎取与。据1939年10月《义乌县腌腿商业同业公会会员名册》记载:义乌全县较大腌腿坊有30家,其中资本1000元(银元)以上的有16家。金重辉家则有4000银元,为全县最大一家。早在20世纪30年代,“金永和”腿栈已从简单的手工作坊形式脱胎出来,形成规模生产,腿栈有店名、牌号、商标和厂房。被称为“金永和”的廿四间头动工于1919年,落成于1922年,历时4年,是腌制火腿的主要工场。
    火腿腌制工艺复杂,从鲜猪后腿修割、整形、浸腌、翻洗、挂晒、定型、涂油等共有十几道。在实施火腿“挂晒”这道工序时,须把洗好的腿脚整直,用麻线或皮扣把蹄形扎成钩形,然后挂到火腿架上晒至吐油时(一般需7天)下架。为防止鸡禽啄食、风沙灰尘侵袭,确保火腿的质量,“金永和”腿栈把廿四间头当中一个几百平方米的天井,全部用精致的筛状铁丝网罩住,然后再进行火腿的挂晒。直至20世纪70年代,这精致、美观的筛状铁丝网还被保留。现今依然挺立在廿三里街头的这幢廿四间头,其厅堂系三层建筑,楼房全部用木材建造,在民国初年义乌仅此一家。“金永和”开办的黄包车行,把客商从廿三里拉至苏溪、东阳、稠城。经营中,金重辉守信用,取微利,只要路上无大碍,不管风霜雨雪,都会尽力把你送去。金重辉经营商贸的方略,使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商界巨子。
    (二)
    金重辉成为商界巨子后依然“高而不危,满而不溢”,在致力经营商贸业的同时,还十分重视发展农业。可谓“无日不兢兢业业,随地皆如履临薄。”
    有一年正月初八,回家过春节的儿孙们在三楼娱乐,金重辉却独自一人想着心事:伙计们大都回去过年了,家中七八天的粪尿需要进行一次清理;开春了,农田耕种是第一件大事,要尽早给麦子施一次肥料。想到这,他的心情总轻松不起来,随即也来到三楼,打开窗户往外远眺,见自家的伙计已在给田里的小麦施肥了。可是,无意中,他发现一个伙计把肥料浇到人家的田里,他就下了三楼,直奔田畈,来到伙计面前追问原因。伙计说:“老板,你看咱们家田里麦苗长得这么粗壮嫩绿,而夹在咱们田中间这块田的麦苗弱小发黄,别人会讲‘金永和’这丘麦这么差,只会赚钱,不会种田”。金重辉一听,这话说得不错,况且夹在中间的这块田也是穷苦人家的,连忙说:“那就多浇点,多浇点。”
    在居家生活过日子上,金重辉始终“和以接人,慈以陛下,勤以治事,俭以爱物,节用以行善……虽席丰履厚未处优养尊”。
    金重辉在开办腌腿坊的同时,兼开鲜肉铺。屠户把猪肉送到店铺时,箩筐内或是畚箕中常会垫有一些稻草。金重辉每每关照,一根稻草也不要随便丢弃,还嘱其夫人亲自动手清理。日积月累,经常可以看见一团团扭拢一起的稻草,整齐地码放在一起,用作柴火。一家食用上,一年到头,无论子孙伙计一律吃菜饭,即把萝卜菜叶或萝卜切碎切细,和米一起煮饭,为的是可以省米。倘若客人登门,则请吃小铜罐煮的白米饭。
    (三)
    在祝贺金重辉60寿辰的诗词中,有不少称赞其乐善好施的诗句:“先生生性剧慈祥,有请随时便解囊”,“慷慨输财周戚里,温恭处世得亲仁”,“樊重散财,福利桑梓。少游居乡,世称善士”,“治生心皎日,行惠志慈航”……民国丁丑年重修的《金氏家谱》,也作了金重辉对“地方善举推解不肯后人”的记载。
    有一年,廿三里粮食赋税出现意外亏损,金重辉不觉思索,拿出上千银元给以补偿。县里令乡镇募集周济寡妇的基金,金重辉亲自主持,上下奔走,感动了许多募集者,点滴资金由他经手,分毫无浪费。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义乌江经常涨大水。离廿三里不远的大湖头渡口,是义东各乡至廿三里、稠城的必经之地。为方便东乡老百姓往返廿三里、稠城赶集办事,金重辉捐资造了一只渡船,接送过往来客,并负责常年修船之费用。四十年代,金重辉又出巨资创办重辉商业专科学校。除对地方上的重大善举热情操办以外,对村上老百姓的小疾小崽,金重辉也会给予关注。他家中常备有一些药物,免费给人使用。一些不小心被毒蛇咬的人,都会往他家中抬。金重辉的夫人则用家中备有的解毒药,给患者施治,效果很是灵验。
    斗转星移,“金永和”于共和国建立起失去了昔日的风采。虽距今近90年之久,今天依然挺立在廿三里街头廿四间头上那高高在上的三层楼阁,却见证着金重辉重商重农的经营之道、品重圭璋的行为规范。
    “金永和”成了后人追忆、梦寻“义乌精神”的一个好处所。(施章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