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义乌精神:8毫钱利润成就世界之最

    义乌与世界上206个国家和地区做着买卖。联合国统计世界上所有商品共50万种,在这里可以买到30余万种……
    义乌东西很便宜
  在浙江义乌的小商品市场,上海10元买3双的白色棉运动袜,那里卖7角;100支装的双头棉花签在家乐福卖1.2元,那里卖0.19元;牙刷,最新保健型,窄头,牙刷毛带波浪形的,100支外配一个很好看的塑料手提包,15元。一个在上海要卖到100多元的洋娃娃,在这里只卖20元!十几元的玩具手枪这里只要3元!至于各种女孩子喜欢的漂亮饰品和工艺品,50元可以买一大堆。
  卖100根牙签只赚1分钱,一个姓王的商贩每天批发牙签10吨,按100根赚1分钱计算,他每天销售约1亿根牙签,稳稳当当进账1万元。有个摊位卖的是缝衣针,粗的、细的、长的、短的一应俱全,平均1分钱2枚,这个小商贩一年卖针也能挣到80万元。
  小小的牙签为何能有这么多的利润?这就是义乌商人的精明所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低价抢占市场。小商品周转快,销售量迅速变大,使义乌成为某个小商品的全国集散中心。这样的“中心”越多,义乌也就慢慢成为全国的小商品集散中心。在义乌,靠做这样只赚1分钱生意起家的老板不计其数,人称“蚂蚁商人”。“蚂蚁商人”赚钱的秘诀是:家家自己开工厂,把成本拉到最低,每件商品只赚一分钱就卖!他们算账:一双袜子赚一分钱,一个普通摊位每个月要销出70万到80万双袜子,也就有7000元到8000元利润,一年下来将近10万元。租10个摊位,就是100万!
  义乌一个半文盲的妇女,起初给人当保姆,后来在街头摆摊卖胶卷。她认死理,一个胶卷永远只赚一毛钱。市场上的柯达胶卷卖22元时,她只卖14.1元。不想,后来批发量大得惊人,生意越做越大。现在,她的摄影器材店可以说义乌搞摄影的无人不晓。一个农村妇女用她简单的“只赚一毛钱”的真诚打败了许多复杂的东西。
  小作坊与沃尔玛做成生意
  在用几间民房改装的车间里,李老板有条不紊地安排着40多个工人生产时尚的无顶太阳帽。这作坊一天生产出20万个太阳帽。明知全部挂进沃尔玛的卖场后,其身价将几倍甚至10倍以上飙升。但是,李老板的定位却是一个帽子只赚一分钱,这就是他能跟世界500强之首的沃尔玛做成生意的关键。
  一个打火机的利润只有5厘、1分钱,真的能制造“暴利”吗?当然能!2004年,一家叫茂盛的小工厂的出口量达9000万支,利润为90万元。5厘、一分钱打天下的首要原则就是抠成本,根据自身的实际运作成本来抠,而不是盲目地缩减工人、工序。茂盛厂所在的农村有得天独厚的生产条件——地租便宜、劳力集中。
  8毫钱利润成就世界之最
  义乌有一家其貌不扬的企业——双童吸管公司。别看这家企业小,它可是“世界冠军”。厂房的小院子里停着一辆企业的运货车,车身写着“双童吸管——全球最大供货商”。公司副总经理张国俊说:公司5年前从事出口,现在90%以上的吸管外销,一年的产量占了全球吸管需求量的四分之一以上,世界各地都在用“双童”的吸管。这家企业的产品,就是大街小巷到处可以看到的喝饮料的那种塑料吸管。一根细细的吸管能卖多少钱?张国俊算了一笔账:“平均销售价在每支8厘—8.5厘钱,其中原料成本50%,劳动力成本15-20%,设备折旧等费用15%多,纯利润约10%。也就是说,一支吸管的利润在8毫——8.5毫钱之间。”如今,公司每天有两个集装箱约8吨重的产品运往世界各地。
  8吨的产量相当于多少吸管?大约是1500多万支。张国俊测算,小吸管给公司带来的利润每月40万元,而且市场非常稳定。
  两元三元生意也做
  上世纪80年代初,成昆法在自己的村里开了一家杂货店,那时的资本不过上百元,他用这上百元钱采购村民必需的一些日用品。
  1987年,成昆法筹了一笔钱,在义乌老汽车站附近挂出了昆法饭店的牌子。所谓的昆法饭店,只有两张木桌8个凳子,卖的只有米饭和两菜一汤,酒也只有一种啤酒。成昆法的投资非常经济,有多少资金办多少事,钱要用在刀口上。他办的饭店,第一次投资不到1000块钱,选的项目是针对当时当地的打工者:只收炒菜费用,饭敞开吃,不收费,因此生意特别好,虽然利薄,积少成多。
  成昆法用饭店赚来的钱不断地添置必需品,他在昆法饭店这地方10年间3次大改造。从一个编织袋料子作盖的饭铺,到用油毛毡作瓦的小屋,以后又建成二层四间的砖瓦房。硬件改变很大,经营方针不变:大众消费。 2000年,成昆法在拍卖会上购得一幢4层楼后,他果断地投入60多万元,办起了有吃有住的酒店,起名为成帅大酒店。 成帅大酒店开张以后,根据顾客的需求来确定酒菜的档次。上千元一桌能办,两元三元的生意也做。平时的散客,只炒豆腐买碗米饭的,他也保证让客人吃得满意。
  “蚂蚁商人”的启示在于,对企业经营者特别是创业者来说,不能期待着一口吃个胖子,不能动辄上大项目、搞高精尖;而应当树立“勿以利小而不为之”的态度,看准不起眼的小商品、小配件,善于发现别人尚未注意的市场缝隙。这样的发展同样大有“钱”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