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 “中国义乌”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义乌市(县)志 义乌方志 义乌史志 部门方志 义乌年鉴 义乌纪事 文史资料

严惩铁杆汉奸王升

                                                                            季鸿业

    王升这个义乌的民族败类,原名叫王晋和,寺前乡森屋村人。兵痞出身,沦陷前当过苏溪区基干队班长,也当过森屋保长。
    1942年5月21日,日寇侵入义乌,国民党驻防在当地的七十九师,不战溃逃,在荷叶塘附近过铁路时,与日寇遭遇,被打散,死了许多人,也丢下许多枪支弹药。王升因此得到了部分武器,拉起队伍,自称寺前乡自卫队。不久便丧心病狂,认贼作父,与日寇勾结,出卖民族利益,肆意鱼肉人民了。
    1943年春,王升得到日寇特务组织“梅机关”的信任,将他的自卫队改编为日伪“义乌县保安中队”,发给他1挺机枪,还有冲锋枪和一些步枪,计有长短枪70余支。王升为中队长,下辖3个分队,有百余人。中队部长驻在下西陶,筑有碉堡并设有地道,以防我军袭击。部下有十里牌,苏溪牛头山、八里桥头,大陈尖头山,郑家坞龙王山等地,各驻一个班。任务是守炮台,巡铁路,护电线,还在苏溪查夜。
    王升有了队伍,有了枪枝,十分得意。从此,也就铁心当汉奸,与人民为敌,作恶多端,在路中派兵盘查过往行人,任意敲诈勒索,拦截年轻妇女,进行污辱。凡是义西和楂林一带口音的人,都疑为八大队和坚勇队的侦探,一概严刑拷打,格杀勿论。被他杀害的同志和群众多达数十人。骆守宝、黄允银同志就是被他破胸挖心,炒食佐酒而死的。王升又经常率领日寇到处抢掠财物,纵火烧屋,如下旺、龙华寺前、尚经、长府等村都被烧掉。
    这个铁杆汉奸、吃人魔王,干尽了奸淫掳掠、杀人放火的坏事。义乌人民无不痛恨入骨!正当抗战将要胜利,日寇面临挫败的前夕,这只狡猾的狼,又摇身一变,投靠到国民党的怀抱里去了。想当年敌伪顽原来三位一体,他先是投入义乌县特务大队李中华部,后改编为二十一师的一部。抗日胜利后,人民要向他讨还血债也不可能,有谁不痛心疾首,徒呼负负?!
    1947年秋,因为蒋介石背信弃义,发动了大规模的内战,我们奉命回到义乌重建武装,坚持游击。经过义亭、黄宅、鞋塘等地的缴枪战斗,3个月时间,新第八大队已经拥有机枪6挺、长短枪60余支,打得义乌的伪自卫队龟缩在据点里不敢出来。1948年夏,八大队全部武装调到永康去了。赵之逊只带回来十几个人,八九条长短枪,要我们在义乌重新扩建武装,但是敌人已经有了高度警惕,真使我们感到困难,束手无策。这时我的义史贫农黄步升前来看我,他是寺前乡上周人,同王升的老婆是同村,离森屋很近。他告诉我:“听说王升还有一部分枪支藏在当地,但不知道底细。”这话引起我莫大的兴趣,我们就对王升各方面的情况加以分析,叫他回去设法接近王升最要好的亲友,探听消息。不久就有眉目,我又两次秘密去寺前布置调查工作,查清负责埋藏的人是伪乡长王志远。
    1948年11月,决定要成立路北县政府,我将公开出面任职。在李铁峰、吴甫新、傅宜等同志带部队来会我时,交代了缴这部分枪的任务。结果由黄步升指引将王志远捕获,缴来60多支长步枪和一部分弹药。王志远却要求跟我们不回去了。问他为什么?说是王升虽不在义乌,但他还有不少部下亲信,怕报复。这时我想到那个罪大恶极的汉奸还未落网,也许可以用他作钓饵,当即同意他的要求,鼓励他改邪归正,立功赎罪,就留在路北县政府的总务部门工作,给他一个“副官”的名义。有时候还特意从生活上照顾他,也经常找他谈话,了解王升的去向以及他们的交谊深度,并暗示他说:“这次拿出这些枪弹来是你的功,也是王升的功。王升如能来参加我们的部队也欢迎。”王志远工作安心负责,也很小心谨慎。
    1949年春节之后,王志远向我请假回家看看情况,我有意说:“好!但是你要小心,好住就住,不好住可以回来。”当时我估计他可能不回来的,但不到10天他回来了,告诉我说:“县长!我这次回家,家里和当地的人都很高兴,都说共产党宽宏大量!”他继续说:“其实我早有信寄给家里,告诉他们我在当副官,你们对我跟同志一样。”顿了一顿又说:“县长,听说王升要回来。”我说“叫他来吧!你可以写信给他,以你自己的感受对他说就是。”王志远是这样做了。
    1949年4月上旬,我带部队到义乌活动时,叫王志远回家看看,写信介绍他同义北区长吴舜和联系,说明王升如已回家,可以通过区妥善护送来县。此后10多天我们争取了南乡“三中队”起义,打下了佛堂据点,消灭敌第一中队和交警中队后,到义北区同吴舜和会合。问起王志远和王升的情况,他说:“王升已派人来谈判过几次,最近正在接洽和王升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我说:“好,你马上派人通知王志远说我已来义北,叫他同王长到某处来会面。地点你去考虑决定。”他临走时我又对他说:“联系好之后,你带武工队去,见到王升不必客气!”他听了会心的一笑。
    4月27日,我带部队去支队部,开迎接大军和城市接管会议。到李祖村时,义北武工队沈长春来报告说:“王升已于昨夜夜捕来,等会就可送到。”听到这消息,我们全体同志莫不拍手称快,一下子整个村子的群众也哗然聚拢,要沈队长谈谈捕这大汉奸的经过。原来吴区长在25日夜就带武工队去西何,约定26日王升到上何何金镯(久成)家见面。一面带沈长春、朱桂基、沈煌文、何志煜等人暗藏短枪去上何等候,并将捆绑的绳索也准备好。王升带着余圻虎、余圻水、余章琴、金大牛等4人来了,就请他到久成家坐。一进屋,沈、朱等人拿出短枪,一个顶住一个,下令“不许动”,然后绑了起来。天快亮时带到白水坞。这天押解到李祖村,吊在村中的树上。附近赶来看的人越聚越多,真是人山人海。大家都万分愤恨的咒骂着,对这汉奸有用石块掷,烟杆打,还有想用小刀子割耳朵的,也有拿香烟火烫的,有拿着菜刀要报父仇的……派在那里香守的一班武装人员也无法阻止。路北县政府立即写了张布告,申明政府理解人民痛恨汉奸王升的心情,决定严行惩办,宣布依法判处死刑,但不许私自殴杀报复,这样才算安定下来。当天下午5时左右,将王升押解至湖门,张贴布告,宣布罪状,将罪大恶极死有余辜的首犯王升执行枪决,为义乌人民伸张正义,为死难同志和人民讨还血债。但是汉奸的民愤实在太大了,单是龙华寺前一村的男女群众,就有40多人拿着菜刀和篮子要割王升的肉,后经反复劝导才罢休。此事一了,我就带着部队去富阳龙门开会了。

                                                   本文选自《义乌文史资料》第二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