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义乌市(县)志 义乌方志 义乌史志 部门方志 义乌年鉴 义乌纪事 文史资料

忆抗日第一支队

  (一)建 队   民国二十六年(公元1937年)十二月杭州沦陷前夕,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带着他从山西带过来的一个警卫营自杭州撤退到金华。原任省会杭州警察局长的义乌人赵龙文,也率领员警撤到金华。北山脚罗店设立“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游击总司令部”,黄绍竑被任命为副司令官兼游击总司令。人员较多,装备较齐全的省警察局员警,首先被扩编成这个司令部的第四支队,下属两个大队,身穿警服式便衣,驻金华南乡岭下朱。不久,这个司令部改番号为“浙江省国民抗敌自卫团总司令部”,第四支队的番号改为第一支队,扩充为四个大队,全穿上灰色军装,加紧战备训练。   民国二十七年春,刘建绪任总司令的国民党第十集团军总司令部,从义乌城郊樊村迁驻岭下朱。第一支队就从岭下朱移到金华西乡叶店、白龙桥一带驻扎,开展正规化军政训练。   第一支队准将支队司令赵龙文,同时又是浙江省第四行政督察专员。他曾在金华省立七中就读,与我的堂叔滕秉全是同班同学,能讲金华话。他是文人出身,“复兴社”(军统局前身)骨干分子,没有受过军事训练。担任支队长,把以省会警察为主的部队,改建成一支有战斗力的抗日部队,难度不少。他在黄绍竑的大力支持下,尽力罗致军事人才,组成了一个上乘的指挥班子。上校副司令刘宗汉,四川人,黄埔二期生。中校参谋主任张光,东阳人,黄埔五期生。中校参谋罗杰,湖南人,黄埔六期生。少校副官处主任张定,杭州人,原省会警察局分局长。政治处少校主任周开福,临海人,浙江警官学校二期生。卫生队由校队长鲁介易,余姚人,浙江医专毕业,曾赴日本考察。负责警卫的特务队长鲍德渠,义乌人,警官学校毕业。军士教导队少校队长张达人,东北人,航空军官学校学生。政工队上尉队长姚启鸿,兰溪人,警官学校毕业。担架队上尉队长范毓图,汤溪人,浙江警校学生。四个大队的大队长和一个迫击炮队队长(当时无炮,实际是一个步兵连队),三个是军校生,两个是警校生,有的曾入黄绍竑、刘建绪合办的“军官教导总队”受训。中队、分队级官员,军校、警校出来的约各占半数,警校出身的也都经过后期军事培训。即使班长也都是警长改充或者是经“军士教导队”培训后任用。   支队里士兵多是八婺子弟,尤以勤劳勇敢的义乌兵为多。当时政府实行征兵制,适龄壮丁多认为与其千里迢迢被征调到湖南或四川去当正式国防军,还不如参加本地的地方部队。所以,支队成立和扩编,一下子就招足应有名额,而且素质均较好。担架队的担架兵,全是汤溪籍,队长范毓图带进去的汤溪、金华、义乌、东阳人,其中有一个义乌籍分队长。   民国二十七年夏末,第一支队移驻金华、汤溪边界叶店、白龙桥一带后,厉兵秣马,毫不懈怠地开展军政训练。赵龙文经常下连队检查督促。当时支队司令部,参谋、副官、军需三处及特务队,驻叶店各祠堂,卫生队驻白龙桥尼姑庵里。笔者所在的让长村驻政治处、政工处、迫击炮队及担架队。军士教导队驻黄圳头村,第一大队驻横路荡,第二大队驻古方,第三大队记不起驻何处,第四大队驻金华城里负责警备。   第一支队在进行军政训练时,也重视对军外民众的宣教工作。突出的是大教抗日救国歌曲,造成军民合作、同仇敌忾的强烈气氛。“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嘹亮歌声响彻军营、操场、村庄、田野。群众工作鼓起当地许许多青少年从军抗日热潮。政工队在让长村招收补充几个志愿入伍的队员外又招收成立了一个“少年先锋队”(后来在富阳的大源又招了一小批)。卫生队在金华城内天宁寺专员公署礼堂招收了一批看护兵。笔者就是那次以高小同等学历程度进去的。   当年“双十节”,在白龙桥白沙溪溪滩上举行过一次很热闹的军民联合庆祝会。会上,当地乡长郑锦英、专员兼支队长赵龙文讲了话,接着演出了《放下你的鞭子》、《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等独幕话剧。   开过这次大会后不久,即十月下旬,第一支队兵分两路奉命开赴富春江前线,接替陆军独立三十三旅富春江南岸防线。大部分人员乘船经兰溪、建德、桐庐到富阳;另一路乘浙赣铁路货车经义乌到诸暨湄池,然后乘船沿浦阳江到萧山义桥。   前期,支队沿江布防情况是这样的:富阳城隔江对面以西的中埠、太平、春江等地,由第一大队防守,以东的新沙、东洲沙等富春江中沙洲上,布守着第三、第四两个大队和迫击炮队,右翼是兄弟部队第二支队的防地,再靠右的杭州对面钱塘江边,由宣铁吾指挥的浙江省保安司令部某团防守。第二大队为第一支队的预备机动部队,第一支队军士教导队驻大源镇,司令部及各直属处、队,分驻大源镇以南五华里小山沟中的小村落里。我们卫生队驻在更南边的杨子坊一座以毛竹为架、稻草盖顶的尼姑庵里。距我们驻地南面六华里的蒋家门村,配备有一个直属第十集团军总司令部指挥的炮兵营。此外,在江对面敌占区杭富公路两侧和杭县郊区,有一个敌后游击大队(大队长孔岳圣,杭州人,原警官)和一支游击队(队长胡嘉权,东北人,中央军校七分校生)。   第一支队在富春江南岸布防后,日夜有官兵在弯弯曲曲的战壕中,警惕地注视江对面敌军的动静,继续抓紧军政训练。政工干部仍对军民教唱抗战歌曲,每逢星期一上午的“孙总理纪念周”上,赵龙文总是在大源镇大祠堂的戏台上,对支队司令部直属处、队官兵讲全国抗日形势,进行抗日爱国教育。政治处每天出一张名《阵中日报》的小报。我们唱的抗战歌曲,有两首很有现实指导作用,也可以说是支队的行动纲领。一首是上海青年会战地服务团歌咏队队长刘良模作词曲的《第一支队歌》,歌词曰:“我们是第一支队的战士,我们是浙江的子弟兵。我们不要升官发财,要争取中华民族的解放,要拯救被压迫的老百姓。同甘苦,勤学问,有毅力,不扰民。我们要冲、冲、冲、冲过富春江,把日本鬼子赶出境,把灿烂的国旗插上杭州城。嗨!”歌曲重复一遍,第二遍开头一句改为“我们是中华民族的战士。”歌词中的“同甘苦,勤学问,有毅力,不扰民,”是赵龙文亲拟的“队训”。另一首是洗星海作曲的《到敌人后方去》。   第一支队布防富春江南岸,曾几次过江袭击敌人。规模较大的有两次:一次是民国二十七年隆冬杭富公路伏击战。事先得到敌人开拔路线的确切情报,由游击大队第一中队刘中队长(义乌人,极勇敢,绰号红胡子)率领,有五六十人参加。傍晚时分,当三路纵队行进的日军进入伏击圈后,刘队长一声令下,各种枪弹齐发,当场毙伤十余人。当顽固狡猾的敌人判明我方战斗力不强,就来个反包围。我军突围撤出战斗,刘队长和担架兵陈桂生、叶炳林等几个当场牺牲,看护班长张仁奎、担架兵徐寿洪等受伤。另一次是进攻富阳城,时间是元旦前夕。当时声势造得很大,说攻进富阳城里过元旦。但敌人有碉堡、铁丝网,武器较精良,第一大队两个中队仰攻未能奏效,元旦拂晓时撤回来。   民国二十八年暮春,油菜花正旺。敌军几次偷袭不成。一天拂晓,于富春江支流凌家渡口,在喷嚏性毒气和烟幕弹掩护下偷偷登上东洲沙。接着,他们向第一支队四大队第十、十二两个中队驻地迂回包抄,双方展开激烈战斗。战斗持续一整天,几经进退争夺,结果被日军攻占全洲。当晚日军进占灵桥渡口,企图渡过富春江。我们卫生队当时就在25华里外的杨子坊,敌我双方机枪射击声,历历可闻。此时,赵支队长一面调第三大队增援第四大队,与敌反复争夺,并率特务队亲临渡口灵桥镇指挥作战,不准官兵后退一步。同时调来作预备队的第二大队,在富春江南岸布置第二道阻击线。   第三天一早,在配合我们作战的炮兵营强烈准确的炮轰下,我们的游击大队在敌后对敌人的交通线发起袭击,敌军只得从原路退回。   此役敌我双方均有伤亡,我方多于敌方。经我们卫生队初步包扎治疗后,转运到设在金华湖头第十四兵站医院的,有第四大队大队长田中华部下八十多名轻重伤员,其中有一位协助我们作战的船老大。英勇阵亡的有第四大队副大队长、迫击炮队队长第一百三十多人。我们噙着热泪,和当地民众一起,掩埋了这些为国捐躯的八婺子弟。   东洲沙战役后,虽减员较多,但仍斗志昂扬。对战士进行了防毒常识教育,支队司令部从富阳大源镇移驻萧山楼家塔,在富阳新关村(大源和楼家塔中间)设前敌指挥所,赵龙文驻此。原来四个大队合编为第一总队,右翼的第二支队改编为第二总队,归第一总队指挥(是年冬仍分出去)。在新关村山溪之滨举行过一次军人运动会,也有当地青年农民参加比赛。矮胖的赵龙文在400米比赛中,虽然远远掉在后面,但仍涨红着脸抿住咀跑完全程,我们都为他鼓掌。   这支主要由警察改编的部队,战斗力和威望虽然不象一二三师等湖南部队那样高,但在浙江的地方部队中算是佼佼者。上级赞赏,金华一带各界人士也给予极大支持。民国二十七年冬,支队官兵已穿上国防军一样的草黄色棉军服,有少量棉大衣,枪枝弹药也源源得到补充。但鞋子不够,永康县妇女群众就细针密线地做了大批结实的布鞋,送到前方,慰劳杀敌将士。当时,赵龙文动情地对部下说:“同志们呀!弟兄们呀!永康勤劳妇女慰问的布鞋特别珍贵,要倍加爱护。大家穿上,都要更加英勇杀敌啊!”部队不准带家眷,赵龙文夫人以“看护兵”名义随队行动。东洲沙战役前,她经宁波乘轮船到上海去了一次,到租界里劝募到时值五万元的单人蚊帐,官兵每人一顶,得以免受蚊子叮咬。台湾义勇队也派来部分队员,充实政工队抗日宣传工作。刘良模先生率领的战地歌咏队印发教唱了许多抗战歌曲,如《毕业上前线》、《在太行山上》等。南洋华侨领袖之一的林可胜先生,派毕工医师率一个红十字会医疗队,加强部队医疗工作,普遍注射霍乱疫苗,尤其可贵的是馈赠当时奇缺的奎宁丸,官兵连服三星期,彻底根治军中普遍流行的疟疾。民国二十八年冬,在富阳大章村举行了一次隆重的阵亡将士追悼会,由赵龙文主祭,并有烈士亲属参加。民国二十九年一月二十二日,日军偷渡钱塘江,占领萧山县城。第一支队就向萧山方向靠拢,司令部移驻萧山戴村地区。不久,支队奉命改编,赵龙文离开浙江远去西北。他临行时,队伍齐集在沈村溪畔,听了他动情的挥泪话别词,许多人都掉下热泪。他走后,部队一分为三:副司令刘宗汉率大部分官兵,改编为陆军暂编第三十三师第六团,刘任团长,不久移驻余姚方向;参谋主任张光率领在敌后的孔岳圣等两支游击队,改编为“第三战区别动第二支队”,张任支队司令,继续在杭州附近敌后活动,后改编为“忠义救国军”的一部分;支队司令部直属处、队部分官兵不愿在第六团,纷纷远走高飞。赵的至交、卫生队长鲁介易,在金华法院街开设华东药房。军需处主任朱宗累回义乌经商。副官处主任张定任嵊县——新昌公路段段长。我也于那时离队,另觅救国救民的新路。(金 明)      本文选自《义乌文史资料》第五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