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义乌市(县)志 义乌方志 义乌史志 部门方志 义乌年鉴 义乌纪事 文史资料

重建第八大队的第一炮

  1947年9月,金华地区党的特派员,浙江壮丁抗暴自救军第三总队第三大队长应飞,遵照中共浙东工委副书记马青的指示,命浙三大队中队长吴甫新,指导员吴琅寿和沈长春、沈堂良、曹祥、吴瑾等6位同志,带6支短枪,回金义浦地区开展武装斗争,并成立武工队,吴甫新任队长,吴琅寿任指导员。我们回到金义浦地区后,马青(当时他在义乌)指示:武工队要尽快找敌人打一仗,以壮大自己武装力量,扩大党的政治影响,鼓舞当地人民群众对敌斗争的积极性。武工队为了要在金义浦地区打好、打响第一炮,并能缴到敌军好的机枪,选定首先对驻在义亭火车站的国民党军一个排进行袭击。   义亭火车站位于义乌和金华之间,北离义乌县城40华里,南离金华城70华里。抗日时期,这里虽有日本鬼子驻守,但仍属我金义浦抗日根据地控制,当地人民群众受过党的多年教育,政治觉悟比较高。   目标选定后,我们就积极地进行战前的准备工作。首先通过地下党组织先后动员地下党员杨忠、朱弟(即朱元流)和基本群众刘礼生、沈昌源、严志明、严志恒,并叫回抗日时期的老同志吴琅汉、傅宜(即傅延长)、吴琳财、吴琅全、施鸣顺(即方日川)等11位同志来参加武工队。第二,通过当地义亭地下党支部(支书张发林)对敌军的人数、武器装备、部队番号,他们的生活规律和排长的姓名、爱好等都进行了周密的调查和侦察。我们了解到:当时驻在义亭火车站的是国民党正规军一六四师的一个排,共有30余人,现有美国造轻机枪2挺,30来支步枪,2个枪榴弹筒。他们每天早上要出操跑步,白天有的还外出抓鱼;排长姓龚,满脸麻子等。再通过义亭村的泥水匠鲍士贵(土名泥农弟),和在义亭火车站饭店里做跑堂的鲍延玉,利用他们到敌军营房里去修房子、送饭菜的机会,搞清了敌军营房内的情况:2挺机枪放在一张八仙桌上,步枪整齐地挂在墙上,营房内除排长住的有隔墙,其他是统间。我们又派武工队员沈长春和杨忠先后数次去敌军营房周围实地观察了地形、地物和敌军岗哨的具体位置,并弄清杭州至金华、金华至杭州的火车到达义亭站中间有多少空隙时间等情况。第三,由金义浦地区党的特派员赵之逊和我及吴琅寿3人反复研究,制订了具体作战计划,并明确领导同志的分工,决定战斗由我统一指挥。赵之逊向季鸿业借来一支左轮手枪负责带领武工队11位没有武器的同志到火车站的茶馆、酒店、饭铺里去预伏,假装等候火车,待6名有武器的武工队员冲进敌军营房,就迅速地冲上去夺枪。成功,就各自暂时回家。赵之逊因人地两生由杨忠负责保护撤离。吴琅寿化装成敌军官,吴瑾化装成敌军官的勤务兵,手持一封假信,装作有事去找敌军排长。他们的任务是搞掉敌军营房前的岗哨。我带沈长春、沈堂良、曹祥3名武工队员。我化装成学生模样,身穿学生服,手提小篮子,里面放着稻草和快慢机,上面盖着一条毛巾。其他3位同志化装成农民,肩上挑着担子,假装从义亭镇回来。其余跟在吴琅寿他们后面,并保持一定的距离,见他们搞掉敌军营房前岗哨,就迅速冲进敌军营房歼灭敌人。由赵之逊去向马青汇报了敌情和我们的具体作战计划,请他作指示。据赵之逊回来传达,马青说我们这个作战计划很好,这一仗有70%的危险也要去打,并对一些还应注意的事项也作了指示。   1947年11月13日(农历十月初一),我们武工队全部人员,隐蔽在离义亭5华里的张家村中已随军北撤的张秋书同志弟弟张牛拦家稻草屋的楼上(张牛栏后来被敌人抓去,在狱中表现很好)。上午我们召开了战斗动员大会,由赵之逊传达马青的指示和讲了这次战斗的目的、意义,由我传达了战斗的具体计划和领导同志的分工,并宣布了这次战斗时间不能长,只缴敌军的武器弹药,不要拿其他东西等纪律。吴琅寿也对大家作了政治动员。接着大家进行热烈讨论。在讨论中每个同志都向党表示了自己的决心。   下午1时左右,我们就从张家村张牛栏家里按计划分批地出发了。第一批走的是化装成敌复员军官假装贩卖红糖的赵之逊,并带了杨忠,接着由施鸣顺负责带着刚来参军的5位新战士;第二批走的吴琅寿和吴瑾;接着是我和另外3个同志,最后走的是由吴琅汉负责带领4位老同志。大家都按照计划分工,到指定的地点去执行任务。跑出张家村,我们就看见从义亭往吴店去的路上人来人往,在路上我们还遇见许多熟人,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们是八大队的,没有打招呼,只是一笑而过。走出义亭村,我们就看见一个身穿黄卡其军服的敌军官,摇摇摆摆地从义亭火车站向我们这边走来,走近一看,原来就是那个敌军姓龚的麻子排长。他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朝我们看了几眼,就神气活现地从我们身边走过去了。我心里想道:你不要耀武扬威,过一刻钟后,就要发抖了。同时我也高兴地感到:敌军没有指挥,这一仗会好打一些。   走到离敌军营房两三百米处,就看见了敌军营房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黄布军服,两手端着一支油光闪亮的步枪的敌军哨兵。他看见从义亭方面来的一个不相识的军官,还带着一个勤务兵,已经走进了警戒线,急忙两手端着步枪迎了上来。“你们干什么的?”敌军的哨兵问道。“我们是师部来的,找你们排长有事。”吴琅寿有力地回答道。敌军哨兵听说是师部来的,就站住了脚。吴琅寿就从口袋里取出一封信,快步走到敌军的面前,说道:“你们排长在家吗?”“我们排长不在家。”敌军哨兵一面回答,一面就将原来端在手上的步枪放到右肩上去,左手就伸出来接信。吴琅寿右手递给他一封信,左手就抓住了敌兵的步枪。吴瑾就迅速地从腰里拔出了木壳枪,将枪口对准敌兵的胸部,轻轻地喝道:“不许动!”这个敌兵非常顽固,拿着枪不放,企图顽抗。吴瑾就用食指钩了一下木壳枪的扳机,“别”的一下,却是个瞎火子,没有打响。我们4人看到了这种紧急情况,就连忙丢下小篮子和担子,拔出武器,一面快步跑着,一面嘴里喊着:“冲啊!”敌军哨兵一看后面还有这么多人,就老老实实地放下武器。吴琅寿就同我们一起冲进了敌军营房。事先埋伏在火车站茶馆、酒店、饭铺里的12位同志,见我们已冲进了敌军的营房,就迅速地冲了上来,口里连声喊道:“冲呀!冲呀!”我们冲进敌军营房,只见敌兵有的正围在桌子四周在推牌九,有的坐在床上看书报,有的在睡觉。我们就用3支快慢机朝敌军放机枪、步枪的地方打了连发,并用响亮有力地声调和敌军喊道:“我们是八大队,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正赌得起劲的敌军,做梦也没有想到青天白日游击队会来,有的吓得脸色发白,有的蹲下身子老老实实地举起双手,有的向桌子、床铺底下乱钻。   我和吴琅寿迅速地抢过了敌军放在八仙桌上的两挺机枪,分别交给沈堂良和施鸣顺两同志使用。吴瑾、杨中、严志明等同志也勇敢地先后冲到敌军挂步枪的墙边,迅速地摘下墙上的步枪。沈长春用快慢机监视着营房内敌兵的举动。施鸣顺等同志拿着刚缴获的一挺机枪,架在敌军营房后面坟坡上,以防敌人援兵的到来。吴甫新和曹祥又冲进排长室,里面没有人,也找不到枪。朱弟冲进敌军营房挑出一担子弹,因他头上戴着一顶黄布军帽,有的同志还误以为他是敌兵。这时,忽听到火车站朝敌军营房方向打来的枪声,我们估计是守卫在火车站的几个敌兵打的,说不定麻子排长也在那里,沈堂良就用架在敌军营房门口刚缴获的机枪,对着站在月台上的敌人打了一个连发,敌军哨兵吓得东奔西跑。我们没有去追他们,就派沈长春带人去火车站把电话线割断了。   战斗结束后,当地人民高兴极了。等着上火车的旅客,做生意的小商贩,附近的妇女们,在田里干活的农民,迅速地围了拢来,问这问那。吴琅寿就乘此机会向大家作了一番宣传。我看手表知道杭州开往金华的火车很快就要到达义亭站,连忙整理好队伍,带着刚缴获的2挺机枪,20余支步枪,2个枪榴弹筒和数担子弹、手榴弹,高高兴兴地离开战场,向北边山区进发。一路上,只听得人们都说道:“八大队回来了!”有的见了我们就拍手欢迎。后来听说约1个小时后,敌人的增援部队就赶到了义亭,还气势汹汹地朝我们走的方向追了上来。一直追到义浦交界处分水塘村,什么也没有追到,又不知道我们部队的去向,只好垂头丧气地回营了。其实我们没往分水塘村的方向去,走到大平桥村吃了晚饭,就整理好队伍出发,迅速爬过黄山岭往金华方向前进,到金华丁阳岭村宿营,打了一个大转弯。大平桥村出发时,赵之逊在队前宣布:“根据马青的指示,武工队扩编为金义浦地区人民游击中队,吴甫新任中队长,吴琅寿任指导员。”   义亭战斗的胜利,是在上级党委的领导和当地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持下取得的,也是武工队同志们胆大心细,对党的事业忠诚,不怕牺牲的结果。金义浦地区人民自此重新建立了自己的武装部队,并在以后的斗争中日益壮大和不断地取得胜利。(吴甫新)      本文选自《义乌文史资料》第四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