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 “中国义乌”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义乌市(县)志 义乌方志 义乌史志 部门方志 义乌年鉴 义乌纪事 文史资料

香山寺惨案调查

  火烧香山寺,是我县本世纪20年代末期的一起大案,涉讼许多年,死了一群人。其后曾有曲艺艺人把它编成“新闻”(道情),当作传奇演唱。这起惨案的前因后果究竟是怎样的?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了。我作了一些调查,访问了若干知情人,慨括总述如下:
  香山寺位于东河乡夏迹塘村西北约二里的一个山坳里,南梁时建造,供奉达摩禅师。寺后山麓有一座古墓,传说是“龙脉”,一处极好的“风水地”。相传《推背图》中有“三山出天子,婺州作战场”的谶语;“三”和“香”谐音,有人把它解为“香山出天子”。“风水”本属虚妄,《推背图》更是荒诞无稽,然而竟有人想念,并因此造成惨剧。东河村的楼云山,本是吴店乡毛塘楼人。其父楼启和当“庄书”(经管一片地方田赋钱粮的人),因为妻子是东河人,于清朝末年迁到东河落户。楼云山念过书,是童生,也当过“庄书”,是个穿长衫、不劳动的非农非士人物。他有五个儿子,长子楼英(玉书)法政学堂毕业,这时当了大同高等法院州长,还有几个儿子也在外边做事。楼云山在东河造了一座房子,中间有一间是三层楼,四面开窗,高踞全村之上。儿子当官,他俨然象个“老太爷”,社会地位不同,野心也大了。他是楼姓子孙,自认为1800多年前下葬的楼虼的“风水”,“香山出天子”的谶语,该应验在他儿子身上了;要是楼英真的做了皇帝,他不就是太上皇了吗?于是就策划、教唆、收买夏迹塘村农民楼蛮皮的几个兄弟,把建在楼虼墓前的香山寺烧掉,使这处“风水”发起来。
  夏迹塘村的楼蛮皮兄弟六人,按顺序排列是:山、蛮、皮(种田兼做泥水匠)、小皮、四(四匠)、七(成年后病死)、八(木匠),中间有两个女儿,已出嫁。父亲名“癞头”,死得较早。母亲性情泼悍,儿子惹事生非也往往袒护纵容。活着的五兄弟有四个已婚,三个是童养媳成亲的。一家五个强劳动力,会种田又兼做手艺,生活还过得去。楼云山利用楼蛮皮粗鲁莽撞的性格,既用“楼姓祖坟被香山寺挡住”的封建宗族观念鼓动,又许以200块洋当酬劳,唆使他们兄弟把香山寺烧掉。
  1927年1月30日(丙寅年十二月廿七),义乌出现从南面溃退来的孙传芳所部的败兵(当时群众简称之为“北佬”)。2月1日(农历腊月廿九,除夕)晚间,国民革命军克复义乌县城,“北佬”败退。当时虽然没有发生战事,但两军交接,政权更替,社会上还是免不了人心惶惶。楼云山就选择这个时机动手,于年初一(2月2日)接近半夜时叫蛮皮烧寺。他的计谋是相当阴险的,一来当时兵马乱,出了事情官府无暇过问;二则人们习俗除夕“守岁”到天明,年初一晚上往往睡得很沉,把寺烧掉可以诿过于寺僧管理香烛不慎失火。当时香山寺有三个和尚,住持僧叫长福,40多岁,上溪乡祥贝人;一个永康籍的中年盲僧;一个叫根红的十来岁的小和尚。蛮皮和幼弟八俩人,带了煤油、朴刀去烧寺,以“有急病,求香灰”的名义叫门。小各尚起身打开边门,就被杀在门旁。接着窜到后进楼上和尚宿舍,长福不在寺里。住在附近山铺里的前村人吴小凤、吴洵清兄弟俩这天在寺里住宿。蛮皮和八提刀寻小凤,躲在暗处找不到,火光腾起来,小凤倒把他俩人看得清清楚楚。过一会,附近村里群众赶来救火,长福也回寺来,大火被扑灭。寺后三间茶厅、山门和两侧厢房没有烧掉,小和尚根红的尸体也因此保留下来。
  据楼八事后对人说:他们这次烧杀,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吴小凤逃脱,留下活见证,才觉得大事不妙。她和蛮皮两人想翻过香山岭,经里十三都外逃,但身边带的钱很少,想想楼云山应许过的两百银元一块都未到手,很不甘心。两人在香山岭上下徘徊几趟,最后还是决定到东河向楼云山要钱去。楼云山听了报告,认为他们放走小凤,干得不利索,招待他们吃喝,但磨蹭着不肯付钱。蛮皮和八到东河时天已亮,刚进村就被人看到。长福和尚听小凤讲了以后,到夏迹塘找不到他俩,听说已到东河,于是前洪、万村、西俞、五星塘等村的几百人,赶到东河,包围了楼云山家,把蛮皮和八抓住,押到香山寺去。蛮皮首先被前洪吴洵清的堂兄弟用鸟枪朝后脑勺开了一枪,仆倒但不死,接着被许多人用竹叶枪戮得血肉模糊。群众把楼八扭送到县政府。接着县里派员查勘现场,围观者人山人海。县长徐洪是军队派出的,兼管司法,上任就碰到这件棘手案子。他和驻在城隍庙的革命军别动队队长陈阳,根据“扶助工农”的政策,比较明显地支持受害者即十四都人一方。但司法机构不健全,一时无法处理。主犯楼云山外逃,楼八一度保释出狱。于是官司打倒金华高等法院。十四都人募款请律师朱凤鸣,控告楼云山教唆杀人放火;楼云山也请律师石镜湖辩护,指挥前洪人私设公堂,杀死楼蛮皮。
  第二年正月十四,长福到香山寺祭吊。官司未了结,这时寺时寺里摆着根红、洵清、盲僧及蛮皮的四具棺材。长福体格魁伟,有点拳脚工夫。蛮皮的弟弟本来担心他会来报仇,这天到寺里来被楼四发现,就以偷袭方式,用担柱铁接头把长福敲昏后用围巾勒死。这天夏迹塘正在庆“大年”,热闹得很,山上没有人,但楼四行凶打死长福,被住在山铺里的吴洵清的娘看见。于是,前洪的许多青壮年,沿途会同万村、茂后的一部分人,拿着红缨枪和棍棒,赶到夏迹塘去抓楼四,结果在另一户人家的小柜里把他抓到,扭送到县。这一来,情况更复杂,一边打官司,一边准备大规模械斗(幸未发生),光是前江洪村的公常和富户,就出钱打制十来把抬枪(土炮)。有几年,前洪人和十五都楼姓不通婚,原来的亲戚也都不公开走动。
  这场官司打到最后的结果是:吴洵清的堂叔吴君海因“私设公堂”,判刑三年,染上瘟疫死在牢里。蛮皮的大哥楼册,一向老实本分,性格懦弱,也遭株连入狱,与四和八先后死在监狱里。小皮于1942年日寇侵犯金华时被释放,但因长期带镣坐牢,腿脚变形,不能劳动。这时母亲已死,四个媳妇都改嫁他人,小皮不久在穷困中死掉,留下两个儿子被嫁在岭脚的妹妹抚养成人,其中一个去当兵杳无音信,一个现在还活着。楼云山曾被判无期徒刑坐牢,经儿子楼英多方设法,“保外就医”,但家里村里都是孤立的,荣誉称号魄潦倒,不久也死了。因为他的封建迷信思想,不但使一座古刹遭烧掉,五人被杀害,四人死在牢里,还在夏迹塘村的中年农民楼重阳,半作后生楼樟华,看到几百上千的外村人手持武器来村里搜捕楼蛮皮兄弟,受了惊吓,一人变成终生痴呆,一个患了癫病,无辜而受连累。正是:封建迷信害死人,宗派斗争罪非轻!
  
  
            本文选自《义乌文史资料》第一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