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义乌市(县)志 义乌方志 义乌史志 部门方志 义乌年鉴 义乌纪事 文史资料

抗战初期的“义乌营”

吴奇乐口述 施春整理

 

抗战初期,我在国民党交通部下属单位当个小职员。民国二十七年(公元1938)公历10月,我押运一个国际无线电台到湖南长沙后,就辞职回义乌。那时,“义乌营”已成立约两个月。我的堂兄弟吴本生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中学教英语,与“义乌营”的大队附许孝华相熟,就介绍我到第二中队去当了特务长(即现在的司务长)。

义乌营”是动员参军时的叫法,后来一般人仍这样称呼,实际的番号是“浙江省抗敌自卫队总司令部特务大队”。分队以上的军官,除了一个义乌宇宅口人陈鹏飞(圻金)当分队长以外,全是省主席兼总司令黄绍竑派来的。大队长姚凌虚,重庆人;大队附许孝华,本省嘉善人。吴山民县长兼大队政治指导员;另一个大队指导员是姚凌虚的妻子,姓赵。队伍三三编制,大队下有三个中队,每中队三个分队,每分队三个班。每班16名,编制足额。士兵绝大多数是义乌人,是经过政治动员自愿参加的,此外有少量浦江、东阳人。按照士兵的来源,是名副其实的“义乌营”。在这个营里,大家听得最多的是发扬优良传统,继承明朝戚继光将军率领的义乌兵,荡平闽浙沿海倭寇的爱国精神,抵抗敌人,保卫家乡。我所在的第二中队,中队长葛珍是宁海人,队员多数是西乡——吴店、上溪、夏演、溪华、黄山一带人。各个中队都有政治指导员。除了三个中队,还有一个军士队,目的是培训班长。“义乌营”从建立到离开义乌,大队部驻在南门外“怡顺”酱酒坊的大房子里,其余分住黄氏、陈氏、金氏宗祠。那时有个口号:“官长士兵化”,军官同士兵一起吃饭,也穿草鞋,连姚大队长的妻子也如此,官兵关系还不错。部队在义乌过年,到正月底才开到西天目山去。还未到天目山,先在于潜县城驻下,大约是公历3月24日,黄绍竑陪同周恩来到部队看望我们,我们列队欢迎,他们都讲了话。周恩来穿灰色制服,朴实随和,听到介绍说士兵不是卖壮丁抽壮丁而是志愿参军的,连声说好,并同许多士兵握了手。后开到天目山脚一都姚家一带,继续训练。其间曾派一个姓赵的缙云人,到义乌来动员组建了一个机枪连,士兵全是义乌人。

在西天目山驻扎了有半年,中秋节前开到武义县,改编为“浙江省抗敌自卫总司令部第二纵队第二团第一营”。纵队司令是萧云飞。第一团是广西部队,黄绍竑带来的。第二团三个营,一营是原来的“义乌营”,二营是原来的“金华营”(金华人居多,相当一部分也是志愿兵),三营为“长兴营”(相当一部分是收编浙西长兴一带的游击队组成的)。姚凌虚任第二团团长,葛珍任团副,一营营长许孝华。

1940年1月21日,日军趁大雪天偷渡钱塘江,侵占萧山。我们部队奉命开赴前线,驻在衙前附近的航坞山一带。开头打了几次小仗,获得胜利,绍兴民众来慰问,一次来了四条船,送来猪肉、绍兴酒、鞋袜、慰问袋等,大家很受感动。2月17日(年初十),部队主动袭击老虎洞敌人据点,一时未得手,友邻的第六支队和国军十六师的一部分,不能按约定的时间赶到配合作战。我们团原是去围攻敌人的,这时反被日军包围了,他们出动骑兵,又有飞机在空中配合。结果,只得于午后突围,大部分冲出包围,伤亡不少人。后来部队在诸暨组织收容,许多人就没有归队。部队调到缙云整训时,姚团长因作战负伤入医院,彭建珊接任团长,与士兵关系较好的团附葛珍也调走了,许多义乌人都不愿再在这里,我也离开部队。一时轰轰烈烈的“义乌营”,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历史。

 

                          本文选自《义乌文史资料》第二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