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义乌市(县)志 义乌方志 义乌史志 部门方志 义乌年鉴 义乌纪事 文史资料

第八大队与塘西桥战斗

                         中共义乌县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

 

1942年5月,日寇发动了浙赣战役。5月21日,日寇侵占义乌县城。义乌全县沦陷以后,在我党的领导下,由吴山民出面号召,很快组建了第八大队,并以义西地区为中心,开辟了金(华)义(乌)浦(江)兰(溪)抗日根据地,揭开了敌后抗日武装斗争的新局面,一直坚持到1945年8月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前后历3年零4个月。在此期间,第八大队的抗日健儿,在我党的领导下,同日寇和汪伪军进行过许多次胜利的战斗。其中著名的战斗有1942年10月的第一次萧皇塘战斗;1944年5月的塘西桥战斗;1944年12月的莲塘潘遭遇战;1945年的莲塘潘全歼日寇的伏击战;黄宅全歼汪伪军中队的攻坚战;8月孝顺全歼汪伪军中队的战斗等等。这些战斗,都取得了很大胜利,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在这许多次对敌战斗中,无论从战斗的激烈程度、持续时间和战斗影响以及敌人失败的惨重情况,都应该以塘西桥战斗为最典型。由于这次战斗发生在义西吴店村南的塘西桥附近,所以称之为塘西桥战斗。

塘西桥战斗发生在1944年5月9日下午,这一天,我金义浦根据地党政军民在义西岩口村举行盛大的“五九”纪念会。这一天,日寇40余人,从义亭据点出发,窜来我义西根据地的上楼宅、吴店等地抢掠。

我第八大队的大队长王平夷得到情报,立即派人前去侦察,得知敌人在吴店吃中饭。于是派了儿童团设法靠近敌人,摸清敌人的兵力和武器装备等情况。估计到敌人在午饭后,必定要过塘西桥,经由毛塘楼等地返回义亭。于是立即进行战斗部署,命特务中队在塘西桥南面的高地埋伏,准备堵截敌人的去路;命第三中队埋伏在吴店方向,截断敌人的后路;又命令义西区队负责警戒义亭方向,以阻击可能前来的援敌。

不出所料,下午2时左右,日寇携带抢掠来的粮食、物资,出吴店村,大模大样地向塘西桥而来。当敌人先头部队走上桥面,我特务中队就猛烈开火,给予迎头痛击,很快就把敌人堵住,压在桥西。

当时,特务队配备有两挺机枪。在战斗部署时,为防止敌人向西南逃窜,派部分人员带一挺机枪,去封锁吴店通向傅村的大道,因此,在桥南阵地上只有一挺机枪。日寇有一名指挥官,骑着高头大白马,率部耀武扬威地过来,随后就是一挺重机枪。我们的机枪手心中拿不定主意:当面有两个重要目标,一个是敌人的指挥官,这是敌军的灵魂;一个是敌人的重机枪,属于重武器,一旦架设起来,火力很猛,对我十分不利。究竟先打敌人指挥官呢,还是先打掉敌人的重机枪呢?权衡利弊,决定还是先打掉重机枪,指挥官则由其他步枪手去解决。所以,战斗一开始,就把接近桥头的敌重机枪手打死了,重机枪歪倒在桥头,一直到战斗结束,始终没有发挥过作用。敌指挥官也几乎在同时被我打死。消灭了这两个重要目标,对于保证这次战斗的胜利起了很大作用。

敌人从桥面被我火力堵回之后,第三中队积极配合,从敌人的侧后打过来,使日寇处于腹背夹击、进退不得的被动境地。但敌人是训练有素、作战经验丰富的正规部队,迅速组织火力反击。我部发起正面进攻,把敌人压在溪边水田和麦田里。当时,正当麦收后期,溪边还有几块麦子尚未收割,恰好给敌人利用来作为掩护。在水田里的敌人,由于目标明显,又处在我火力发挥最有效的距离,很快都被我消灭,直打得血肉横飞,满田都是血水。进入麦田的鬼子则继续顽抗。由于目标不清楚,使我火力杀伤比较困难。本来可以用密集的火力轮番扫射,但苦于弹药奇缺,实际上不允许这样干。我想实施冲击,由于我在明处,敌在暗处,易被敌人火力杀伤,也无法实现。于是,战斗进入相持和胶着状态。

这时,在岩口主持“五九”纪念大会的杨文平,听到我第八大队在塘西桥同日寇打上了,宣布消息后,群众情绪极其振奋,他也带领了与会的自卫队前来助战。

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我特务中队担任正面作战,弹药消耗严重,几乎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而敌人则在继续射击,妄图突围。正在这危急关头,正巧在诸、义、东地区活动的金萧支队第二大队一部,由大队长李一群率领到义西,闻讯急速赶来参加战斗,才解除这个危难。李大队长组织部队多次进行冲击。由于地形对我不利,我方已有伤亡,战斗继续僵持着。敌人跑不掉,我们也无法彻底歼灭他们。就这样,一直坚持到天黑。于是一方面打扫战场,一面撤出战斗。残敌则利用夜幕掩护,遗尸二三十具跑回义亭去了(据群众目击,当晚只有九个鬼子跑回义亭去)。除缴获一些枪支弹药之外,还得到一匹大白马和敌指挥官专用的指挥刀。我三中队的分队长金德秀、战士吴琳洪、杨加风、黄有水、吴典忠、骆振东等六人,在冲杀过程中英勇牺牲。

鬼子跑回义亭据点以后,集体大哭一场。第二天一早,调集了大队人马,前来吴店报复,放火烧了许多房子,搬回了鬼子的尸体。由于我们消灭了许多鬼子,打了胜仗,广大军民群众都受到很大的鼓舞。有的老妈妈,站在自家被烧毁房子的废墟上,一边痛心的淌着眼泪,一边咬牙切齿地说:“只要结果了这批野兽,房子烧光了也甘心。”

这次战斗的胜利,影响是很大的。狠狠地教训了日本鬼子,这是最实际的“五九”国耻纪念。从此,日寇对我根据地不敢轻举妄动。1942年冬和1943年冬,日寇都照例对我根据地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扫荡”,而1944年的所谓“冬季大扫荡”就被迫取消了。直到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鬼子再没有敢进入我根据地一步。

 

                        本文选自《义乌文史资料》第二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