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 “中国义乌”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义乌市(县)志 义乌方志 义乌史志 部门方志 义乌年鉴 义乌纪事 文史资料

二十世纪前期义乌县教育概况的回忆

20世纪前期是指清朝戊戌变法到新中国成立(公元1898-1949)。这个时期,我国的经济基础和政治制度急剧变化。作为上层建筑的文化教育,也相应地从忠君尊孔、封建迷信到提倡民主、科学、社会主义,同样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

一、科举制度和县学

 戊戌变法前,义乌传统的文化教育主要是封建主义的科举制度,是为清朝君主专制、封建地主阶级服务的。对广大劳动人民,只有压迫、奴役和欺骗,称为愚民,没有文化教育。少数人在私塾蒙馆,读三百千千(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知家诗),学点珠算,只求能识字记帐而已。男子梳辫,女子缠足,有钱的还吸鸦片、红丸。没有民权、人权,也没有什么文化教育。对少数士人即所谓“读书人”,是用科举、县学、书院,设教谕、训导等官管制利用,为清朝皇帝、封建地主阶级服务。

 清末的科学制度沿用明朝以来的旧法,用经义、八股、诗赋、小楷取士。县设县学于孔庙(亦称文庙),设教谕、训导各一人,是八品官,管理生员。考取称为进学,即县学生、廪生,名义上是给以膳食的官费生,有拔、副、做、岁、恩等五贡生。省乡试中试者为举人,全国会试中试者为进士。举人进士得拣选做官。教谕、训导对诸生五贡,只课八股文、诗赋作考试,称为日课,录取者给制钱一、二千文,名为膏火费。县学、书院,不学经史,也不讲理学,只考试月课而已。清朝管制士人很严,要安分守己,不许干预政治,管公益事,也不许集会结社。在县学,有明朝以来的卧碑,就是约束士人的禁条。教谕、训导对学生可管束饬革,用戒尺打掌心,或罚跪,但不能打屁股。戊戌变法时,士人集会结社,上书请求变法,是变局。

二、绣湖学堂

 清朝末年废科举办学堂,起于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戊戌变法。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即在这一年开办。光绪帝用维新人士,实行变法,被西太后和顽固大臣所反对。谭嗣同、杨深秀等六君子被杀,康有为、梁启超走国外,新政大都废止,只有京师大学仅能保存。经过义和团起义、八国联军入侵。由于疆史张之洞、刘坤一等多次奏请,新法仍陆续施行,废科举办学堂亦在其内,因而全国各地先后有中小学堂。义乌县亦于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2年)开办绣湖学堂于稠城绣湖滨的绣湖书院内。同时,青岩傅等农村也开办小学。绣湖学堂是高等小学,全县知名人士的子弟大都在这一学校学习。

 我从青溪小学转到绣湖学堂是在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二月。校长陈郁,教员有陈伟烈(经学)、王之佐(国文)、龚懋(数学)、朱佩文(英文)、黄馥葵(历史)、杨济川(地理)等十多人。学生有甲乙丙丁戊五班共两百多名,只收男生,不收女生。师生在宣统三年十月十日以前皆梳辫子,剪发不梳辫者只戊班傅尚辉一人。十月十日清朝推翻,民国成立,浙江光复,义乌响应。绣湖学堂亦曾经开会,士绅傅梦豪、赵士英来校演说,师生皆踊跃剪辫,无不称快。

 清末新兴的学校教育,多取法日本,教育宗旨是忠君尊孔,崇文尚武。民国成立,多取法欧美。五四运动以后,受美国丁威实验主义教育的影响,稍稍提倡职业教育,有新的教育法,如设计教学、道尔顿制等。清末学校注重读四书五经。民国成立取消读经,对学生有记过、开除等处分。没有体罚。课堂教学是教师注入式的教学,缺少图书仪器、化学药品,很少科学实验。外语只有英文,也不注重,成绩很差。注重国文,读《古文观止》、《唐诗》等书,作文是四书义、史论、游记、小品文,受科举时代的影响很深。

三、注音字母和国语的推广

 我国地方广大,人口众多,汉文形声并重,切音不便。全国方言很多,读音也不统一,必须推行注音字母和国语。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教育部召开读音统一会,会员79人,制定注音字母39个,审定字音6500多字。民国七年(公元1918年)部公布注音字母,推行国语。于是小学教科书改国文为国语,师范学校学习国语,以后在全国各地推行注音字母,学习国语。义乌县教育局于民国十年(1921年)七月在稠城绣湖小学办传习所,召集小学教师百余人,学习注音字母,推行国语。传习所所长是教育局局长龚懋。我当时在南京高等师范读书,暑假回乡,在传习所当教师,还有本县人黄鹤如。传习所在以后几年暑假继续开办多期,注音字母和国语逐渐推广。

四、清朝末期义乌县的学会、小学和简易识字班

 从光绪二十四年到宣统三年,帝国主义的侵略日益加紧,清朝政府腐败无能。全国志士,或主张民主革命,或主张维新改良。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士人集会结社,上书请求变法维新。这种士人的爱国运动,影响及于全国,义乌也不例外。北乡青溪村壬寅举人刘耀奎等,于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春,在青溪村召集北乡士绅开学会,到百余人。一时轿马云集,颇为热闹。

 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清政府停科举兴学校。义乌士绅亦在各地办小学,大都以祠堂为校舍,稠城、佛堂、青溪、青岩傅等城镇农村皆办有小学。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刘耀奎何亦馨任义乌劝学所长,推广小学,创办成年民从简易识字班二三十所。小学教科书由商务、中华等书店经售,版本经常更换。如国文教科书有统一课本,第一课课文,初起是“天地日月”,后改为“人手足刀尺”,又改为“狗、大狗、小狗”。浪费金钱,意义不大。

五、义乌县立中学

 义乌县立中学创办于国民十六年(公元1927年),校址在义乌县孔庙。五四爱国运动、新文化运动时期,义乌籍在南京、北京、武汉等地求学的学生楼良相、冯泽芳、周拾禄、杨效春、刘文革、何兆骥、王国良、龚景川、缪启悟、金祖懋等组成“俭德社”,后改为“健社”,以砥砺品德、热心公益事业为宗旨,是爱国的学会。参加“健社”垢,以不嫖、不赌、不吸烟、不酗酒、不买日货为前提。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实行反共,屠杀进步人士,“健社”受威胁,自动解散,社款两百多元购书赠义乌中学。1927年国民革命军北伐到义乌后,王国良、楼良相等创办义乌县立中学于稠,王国良(一说是朱元松)、朱式欧、黄国铭等先后任校长。朱式欧捐募巨款扩建校舍,请冯雪峰为教师。黄国铭任校长九年之久,直到抗日开始。

1937年12月杭州沦陷,义中从稠城一度迁到殿口商。次年,我接任校长。当时吴山民继何扬烈士任义乌县长,政工队长由共产党员吴璋担任,义乌的抗日救亡气氛热烈。我在义中积极推行抗日教育,但仍以文化教育、培养爱国有用的人才为主。因为相信毛主席《论持久战》所说,长期抗日,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文化教育是立国的根本事业,抗战时期亦不可完全放弃。我接任以后,先聘任贤能的教职员工,互相团结,分工合作。学校经济完全公开,民主管理,从校长到工友均只领生活费每月20元。学杂、存息和膳食等项均全数归全公。为了抗日,每学期招收大量新生入学,放宽入学年龄。初接办时学生四百多名,两年之后扩充到八百多名。为避日本空军袭击,师生早出晚归,到稠城附的稠关、大水畈等处上课,后迁柳村作长期抗日之计。当时还曾计划迁移到西乡黄山去,估计即使日军陷义乌,兵力有限,只能占据据点,西北边区山地仍可流动办学。我为此到黄山一带考察过。后来因为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吴山民县长被迫辞职,由许次玄接替,政局日坏,我亦主动辞去校长职务。1942年,日军沿浙赣线进犯,国民党军队溃退,义乌沦陷。因为事先未能作好应付这种变局的准备,义乌中学只得在永康境内续办一个时期,直到1945年抗日胜利。

 

             本文选自《义乌文史资料》第一辑